中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62章_1

2019-09-13 20:1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62章

几人说走就走,因为何丽和楚蓉也要跟着去,陈兴不方便坐自己的车,黄明从卢家那里借来了一辆别克商务车,何丽和楚蓉跟着兴致勃勃的上了车,黄明充当起了司机,陈兴坐在副驾驶座上,给黄明指路。

“陈兴,咱们这海城的老乡是男是女的呀。”何丽好奇的问道。

“女的。”

“女的啊?”何丽惊讶了一声,眼神往陈兴脸上直瞅。

“瞧你这什么思想,竟会往歪处想。”陈兴翻了翻白眼,他又哪里看不出何丽的眼神是啥意思。

“诺,楚姐,黄明,你俩都看到了吧,我可没说啥,陈兴自个不知道在紧张什么,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何丽笑眯眯的说着。

“就你那眼神,谁都知道你是啥意思。”陈兴摇了摇头。

“小丽,你可别老是针对陈兴,把他惹毛了,你就有得受了。”楚蓉在一旁笑道。

“我才不怕呢,他尽管放马过来。”何丽挺了挺胸。

“咳,好男不跟女斗,我是懒得跟你计较了。”陈兴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车上还有黄明在来着,这何丽是越来越放肆了。

“我是透明人,你们尽管说,当我不存在。”黄明很不合时宜的出声,笑哈哈的看了陈兴一眼,那眼神,暧昧的很。

陈兴看得苦笑,故意绷着一张脸对黄明道,“专心开你的车。”

路程并不远,十来分钟后,车子便停在了蒋琬所在的那条小巷子外,找了位置停车,陈兴便带头往巷子里去,同外面街道的高楼大厦比起来,小巷子里几栋又老又旧的六七层小楼房就显得格外刺眼了,习惯了优越生活条件的何丽几人都有些愣神,藏不住话的何丽更是出声道,“陈兴,你说的那老乡不会是住在这里面吧?”

“就住在这里,开了一家小饭店,怎么,你这住惯了别墅和高档小区的人,是不是感觉不适应了。”陈兴笑了笑,“何丽,看到别人的生活,你现在知道自己多么幸福了吧。”

“我可没说过自己不幸福,自从和范斌离了之后,我这小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舒服。”何丽翘起了嘴,往陈兴身边走近了一点,那画着精致淡妆的脸上荡漾着些许春意。

“你分了范斌好几千万的家产,这还不算原来记在你名下的房子,小日子当然过得舒服了,范斌估计都快哭死了。”楚蓉开起了玩笑。

“那也是他应得的下场。”

走到蒋琬开的那家小饭店,陈兴眉头不禁一皱,小饭店的门紧紧关着,这可让陈兴有点始料未及了,他没蒋琬的啊,上次匆忙离开,让李勇留下来,也忘了让李勇将蒋琬的给打探到,眼下小饭店没开,他这一时半会还不知道怎么找人。

“海城特色面线糊,兼营快餐…陈兴,就是这家了吧。”何丽瞅着那小饭店门上的招牌,一眼就认了出来,还忍不住咂了下嘴,“哎呀,说到这面线糊,我都快一个来月没吃到了,还挺想念了,还是咱们家里的面线糊做得地道。”

“你说得我也想吃了。”楚蓉笑道。

“陈兴,这门关着,你不会没她的联系方式吧。”黄明见陈兴皱着眉头,疑惑道。

“还真被说中了,就是没她的联系方式。”陈兴苦笑着摇头。

“……”黄明一阵无语,“你说是老乡,我还以为你都跟她有碰过面呢,瞧你这样子,不会是连正式碰过面都没有吧。”

“就是没有,之前是不太确定是她,后来过来的时候,中途接到离开了,还真没正式见过。”陈兴此时也有些无奈,看来今晚是白跑一趟了。

“陈兴,你这还说是老乡呢,连人家的联系方式都没问。”何丽撇了撇嘴,转而又打量起那小饭店,虽然门关着,但从外面看也知道条件好不到哪去,何丽没来由的有些伤感,“看来这老乡的生活也挺辛苦,陈兴,你是怎么认识她的啊,按说你的交际圈,应该不会认识她这层次的吧。”

“偶然认识的,当时在溪门工作。”陈兴并没详细解释,兀自纳闷着,“按说这个时间不应该啊,才七点多,饭店不应该这么早关门才是,这个时间点,正是赚钱的时候。”

猛的,陈兴一拍额头,心想上次卫生局来检查,蒋琬这饭店是停业了吧,他竟忘了这事。

“看来我们是白跑一趟了,走吧。”陈兴转头对几人道,饭店门关着,他没蒋琬的联系方式,虽然知道蒋琬就住在这几栋旧楼房里的一栋,但他还真不知道是哪一栋,总不能挨家挨户找过去。

“陈兴,你不是说她就住这里嘛,反正总在其中一栋吧,咱们在底下大声喊喊,说不定她就听到了,这楼又不高。”黄明笑道。

“还是别喊了,这大晚上的,你大喊大叫的,像话吗。”何丽白了黄明一眼。

几人说了几句,正打算离去呢,往外走了几步,陈兴定睛看了一下,前面迎面走过来那人可不挺像是蒋琬的。

……

蒋琬匆匆的往小巷子里走着,后面还跟着一个阴魂不散的人,蒋琬很是无奈,急于想摆脱对方,匆忙的低头前行。

后面,喝的醉醺醺的马江紧跟着蒋琬,嘴上断断续续喊着,“妹子,我说你这是何苦呢,马哥我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何必这么死脑筋呢,跟了马哥我,马哥能亏待了你嘛。”

“马队长,你已经喝醉了,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蒋琬头也没转的回了一句,心里急得不行,对方看起来是喝醉了,但偏偏手脚也都麻利的很,她刚才从酒店打车离开,对方竟是又开车跟上来了,路上竟然也没出车祸,蒋琬刚在车上的时候,恨不得马江干脆出车祸撞死算了,也就不会再有人来找自己小饭店的麻烦。

“妹子,喝醉了可不正好嘛,咱俩正好可以嘿咻嘿咻。”马江坏笑了起来,看样子也是真醉了,旁若无人的说着话。

“你…你这流氓。”蒋琬气得骂道,耳根都红了起来,这小巷子里还时不时的有人路过,马江连这么恶心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突兀的,一个声音在蒋琬身旁响起,“蒋琬。”

蒋琬愣了一下,谁在叫她?

陈兴一叫出蒋琬的名字就已经完全确定是蒋琬了,见蒋琬回过头来,陈兴笑道,“看来今晚没白跑。”

蒋琬回头看到陈兴时,整个人如遭电击,彻底愣住,看着陈兴傻傻发愣,眼睛睁得老大,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兴会在这小巷子里,两人会在这种时候碰面。

“蒋琬,不会不认得我了吧。”陈兴走上前笑道,眼睛往马江的方向瞥了一眼,陈兴并没认出马江就是那天卫生局的那个中队长来,那天马江是穿着执法制服,今天则是一身休闲装扮,再加上小巷子里的路灯有点暗,陈兴一时认不出来。

“认得,我当然认得。”蒋琬说了一句,突然紧紧的捂住嘴巴,生怕自己会哭出来,她的声音已经哽咽,除了惊喜,这几年的辛酸和委屈更是压抑不住的要喷涌而出,尽管和陈兴没有任何关系,但她这时候的情感却是突然脆弱起来。

“这几位也是咱们海城的老乡

,大家都在异地他乡,认识认识。”陈兴笑着给蒋琬介绍着何丽几人,见蒋琬的情绪有些失常,以为蒋琬是太过高兴,并没在意。

“哟,妹子,有朋友啊。”比蒋琬慢了好几拍的马江已经赶上来,扫了扫陈兴几人,马江那喝得醉醺醺的大脑自动将几人过滤,脑袋也依然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妹子,让你的朋友先走,别耽误了咱们的好事。”

“你这王八蛋。”蒋琬大怒,不知道是不是有陈兴在一边的缘故,蒋琬甩手就给了马江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在这夜色里是那么的刺耳和嘹亮,以至于在场的几人都愣住,蒋琬打出了这一巴掌,自己更是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手。

陈兴等人是惊讶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蒋琬则是呆住,她也没想到自己敢扇马江一巴掌,刚才那更多的只是出于本能愤怒的一种反应,现在冷静下来,蒋琬则是有一种后怕的感觉,见马江那凶恶的眼神盯着自己,蒋琬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你个臭女人敢打我,老子弄死你。”马江眼神充血,很是吓人,蒋琬在他眼里纯粹就是弱者的角色,捏圆搓扁还不是看他心情,这样一个人竟然敢扇他耳光,马江作为强势的一方,心理上产生的反差可想而知,那几乎能吃人的眼神直瞪着蒋琬,酒精充斥的大脑让马江的愤怒失去了理智,往前一步,双手直接掐上了蒋琬脖子。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陈兴和黄明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他们现在都弄不清马江和蒋琬是什么关系来着,倒是陈兴,这会看着马江,隐隐觉得有些面熟,但也无暇多想,和黄明一块上前,赶紧将马江的手用力掰开,推到一旁去。

“蒋琬,怎么回事,他是你朋友还是?”陈兴疑惑的看着蒋琬,他可想不到晚上来找对方竟会碰上这事。

“不是,他是个混蛋。”蒋琬怒斥,捂着自己的脖子,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想起刚才那一幕,蒋琬心有余悸,幸亏今天陈兴几人在。

“妹子,你跟他的关系是?”楚蓉问着蒋琬,她一看蒋琬就知道对方的年纪比她要小点。

“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是卫生局的,老是来找我这小饭店的麻烦,明着是来检查,暗地里却是暗示我要那个…”蒋琬脸皮薄,当着几人的面说不出那种话,脸上羞愤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今晚我去跟他吃饭,是想好好央求他,求他高抬贵手,没想到他喝完酒要乱来,我就赶紧走了,他又跟了回来。”

“原来是这种人渣,妹子,你扇他一巴掌还太便宜他了。”出人意料的,一直都是比较文静的楚蓉说出来的话让人大跌眼镜。

“楚姐,我还以为就我一人的脾气比较火爆呢,看来你才是真人不露相。”何丽惊讶的看着楚蓉,她跟楚蓉相识很久了,鲜少看到楚蓉这样的一面。

三女说着话,边上的黄明却是苦了,拉着喝得醉醺醺的马江,不让对方乱来,关键是马江现在还喝醉了,凭着一股蛮力在挣扎,黄明险些就拉扯不住,心说这家伙看起来一身肉都是软绵绵的,蛮劲倒是不少,刚才差点把他甩一个跟头。

“这不是脾气火爆,而是对这种人渣就不应客气。”楚蓉杏目圆瞪。

“你个臭女人,敢打我,老子我一定弄死你。”马江两个鼻孔喷着酒气,使劲的要将黄明推到一边去,却是挣脱不得,眼睛朝蒋琬的方向看着,那眼神如同野兽一般,兴许是急了,马江回头凶狠的盯着黄明,“把老子放开,信不信老子连你一块弄死。”

“妈的,把老子弄死,有本事你倒是来。”黄明一听,气得乐了,见马江脸上一点巴掌的痕迹,黄明二话不说,顺手又甩了个巴掌过去,“老子也送你一个巴掌,让你清醒清醒。”

“黄明,打得好。”楚蓉大声叫好,人也走了过来,众人发愣下,楚蓉已经左右开弓,给了马江两巴掌,那力度,甚至比黄明刚才用的力还狠,‘啪啪’两声,声音也不知道多响亮,打得马江嘴角都渗出血丝来,一边的黄明看得咋舌。

“楚姐,你比我还狠。”黄明缩了缩脖子,心想这两巴掌要是打到自己脸上,指不定门牙都被打掉,谁说女人力气就小的。

“我最见不得这种仗势欺人的男人,见一个打一个。”楚蓉俏脸含煞,她想起了自己过往的一些经历,同是女人,蒋琬一个人在异地他乡辛苦的打拼引起了她的一些共鸣,她想到以前自己一个离婚女人在生意场上的艰难,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看中了她的姿色,以合作为由,变相的要求要和她发生关系,否则便不签合同,她以前的遭遇,和今日的蒋琬是何其之像,虽然具体情况不太一样,但本质上并没太大的区别,看到蒋琬,楚蓉如同看到了年轻几岁的自己,这也让楚蓉的情绪表现得极为激烈。

马江显然是被打懵了,一时有些发怔,等他回过神来,整个人状若疯狂,已经要连黄明一块攻击了,黄明索性一脚将其踹翻在地上,嘴上还骂道,“这喝酒的人耍起酒疯来还真是跟疯狗一样。”

“打报警吧,让警察来给他醒醒酒。”陈兴皱着眉头,蒋琬刚才那一番话,已经让他让认出马江就是那天那个穿着卫生局制服的人,陈兴现在亲眼目睹的情况,也让他彻底相信那天有路人说的,卫生局的人纯粹是去故意找麻烦,而并非在真正的检查。

黄明打报了警,陈兴出于自己的考虑,并不想和警察直接碰面,和蒋琬等人先行到了小巷子外面,黄明独自留在里面等待警察的到来,何丽有些奇怪的问道,“陈兴,你干嘛要故意回避警察,有你在,那些警察办事效率不是更高点嘛。”

“陈兴现在跟我们在一起,总要顾忌一点影响。”楚蓉笑道,她和何丽还有蒋琬都是女人,一个市长旁围绕着三女,这让人看到,少不了会产生一些联想,到时候又不知道该传成什么样子,除了蒋琬外,他们也的确有那种男女关系,陈兴肯定也要尽量低调。

“楚姐说的只是一方面。”陈兴摇头笑了笑,“走吧,我们去附近找个地方坐一坐。”

“要不就去我那咖啡厅呗,自己的地方安全点,反正也不远。”何丽笑道,“我们直接把车开走,等下让黄明自个打车过去。”

“那也行,去你那咖啡厅吧。”陈兴点了点头。

几人上了车,这次是何丽开车,楚蓉和蒋琬坐在商务车中间的座位上,陈兴则是坐副驾驶座,蒋琬对楚蓉和何丽两人还不认识,陈兴详细的给对方介绍了一下。

“蒋琬,都是海城的老乡,你以后可以多找找她们。”陈兴说道。

“就是,妹子,我和小丽两人才来南州没多久,无聊着呢,正希望多些朋友,难得能碰到老家的人,你以后可得常来找我们玩。”楚蓉笑着点头附和,一边安慰着蒋琬,“妹子,刚才的事你也别多想了,就当遇上一条疯狗,恶人自有恶人磨,这种人渣会有人收拾他的。”

“就怕他明天又带人来找麻烦,今天他吃了这么大的亏,等明天清醒了,不知道会怎样报复。”蒋琬担忧道,往陈兴的方向看了一眼。

“妹子,你瞎担心啥,没看到前面还坐着个市长嘛,他要敢报复你,让陈兴出面,随便动根手指都能碾死他。”楚蓉半开玩笑的说着,这话虽然夸张了点,但陈兴是一市之长,要收拾这样一个小干部的确是不费吹灰之力。

楚蓉说完见陈兴没吭声,不由得急道,“陈兴,你倒是说句话啊,没看蒋琬妹子都心神不宁的。”

“放心吧,我当然不会让自己的老乡吃亏,再说了,蒋琬也站得住理,有理走遍天下。”陈兴笑着道,他之所以沉默,并不是要袖手旁观,而是想着要以此事为跳板,将卫生局局长曾高强一块收拾了,陈兴可是早就将对曾高强的不满记在账上,有机会清算的话,陈兴绝不会放过。

“陈市长,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蒋琬脸色缓和了许多,感激的朝前看着。

“蒋琬,今晚之前,你是不是也在饭店和对方吃过一次饭?”陈兴想起上次和张宁宁在小巷子外的一家饭店吃饭时,看到蒋琬的侧面。

“嗯,是有一次,那次马江也是要动手动脚,当时在包厢里,我喊了几声救命后就赶紧跑了。”蒋琬点头。

“我说呢,那晚我也有听见有人喊救命来着,还是你呆的那包厢,当时不敢确定是你,而且我出去的时候,你也下楼了,饭店的服务人员说是包厢里的两个客人在开玩笑,我那会就想哪有人开玩笑还喊救命的。”陈兴说起那晚的事。

“陈市长,那晚您也在那饭店吃饭?”蒋琬惊讶道。

“嗯,那晚我也在,没想到会碰到你。”

“妹子,看来你是陈兴有缘,老天也不想看你吃亏,所以才会让陈兴偶遇你。”楚蓉插了一句,笑眯眯的说着。

“其实我调到南州市来也有一个多月了,蒋琬你应该早就知道是我吧,既然碰到困难,怎么没主动联系我?”陈兴疑惑的转头看了看蒋琬。

“我…我不想让你看笑话了,以前我说过要风风光光的回去,出来两三年了,现在还在为温饱挣扎着,怕让你看了笑话。”蒋琬低声说着。

“瞧你这想法,你看像是会嘲笑别人的人吗。”陈兴好笑的摇头,“蒋琬,你想太多了,你要是早点来找我,说不定就没这些事了。”

“就是,妹子,咱们女人虽然不比男人差,但也别逞强,该求人的时候就去求人,这没啥好丢人的。”楚蓉拉过蒋琬的手,笑道,“我比你年长几岁,你要是不介意,以后你就叫我一声楚姐,我们在南州都是人生地不熟,咱姐妹俩互相照应。”

“哎哎,怎么把我落下了,蒋琬,你今年多大?”正开车的何丽忙着插进来。

“我今年三十一了。”蒋琬失落的说了一句,女人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她都浪费在了农村,浪费在了那个不值得他爱的丈夫身上。

“呀,跟我同岁,那你是几月份的,说不定你也得叫我一声何姐哦。”何丽眼睛一亮。

“3月份的。”蒋琬如实的说着,心里暖洋洋的,楚蓉和何丽都是第一次见面,但蒋琬从两人身上感受到了关心和真诚,这让在南州打拼了两三年却还没有一个称得上是真正朋友的蒋琬感到格外温馨。

“哎呀,看来我只能当老三了,你比我早两月出声。”何丽嘟起了嘴,“真讨厌,你和楚姐都比我大。”

“我说你们这是在认姐妹不成。”陈兴笑着摇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一点不假。

“女人的情感,你们男人是无法理解的。”楚蓉笑道。

陈兴的响了起来,见是黄明打过来的,陈兴笑道,“刚才没跟黄明说一声,估计他这会在骂娘了。”

“陈兴,我说你们让我留着等警察过来,你们就自个开着车先走了,你们也太不仗义了。”一通,黄明就诉苦起来,“你们知道我一人盯着那酒鬼有多辛苦不,刚才差点又干了一架,你们一声不吭就把车开走了。”

“知道你很辛苦,何丽说要请你喝极品咖啡,让你赶紧打车过来,我们在她咖啡店等你。”陈兴笑道。

“好吧,就当我结识了损友,车是我借来的,最后竟然要自个打车回去,我这交友不慎总算是尝到了苦果。”黄明开玩笑着挂掉了。

和黄明的通话只是一个小插曲,陈兴收起了,想到什么,陈兴笑道,“幸好咱们刚才早点走,要不然那什么姓马的要是酒清醒了,认出我来后,他就不敢乱来了,明天想要抓他个现行都抓不到。”

“嗯,陈市长您说的有道理,否则他又能推脱之前都是在执行检查,不是故意来找麻烦,我一人的话也形成不了什么证据。”蒋琬点头道。

“陈兴,你一个大市长还收拾这么个小干部,还讲究啥证据,直接把他拿下不就是了。”何丽不以为然道。

“呵呵,你说的也没错,但这事我另有打算,希望能抓出个大的。”陈兴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你们这些当官的,个个都这么会算计,活得累不累啊。”何丽翻了翻白眼。

“官场本来就是个残酷的地方。”陈兴摇了摇头。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退烧推拿手法图解
儿童化痰的药哪个好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大便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