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魔装 第六十三章云水泽

2020-01-14 18:53: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装 第六十三章云水泽

“想过桥?交钱。”习小茹懒洋洋的说道。

“没问题,是一千枚金币吧?”带头的是一个年纪在三十左右的壮年人,能问出这句话,代表和那些返程的流浪者进行过接触,他很快掏出一叠金票,递给习小茹:“请大当家的点一下。”

习小茹有些奇怪,这半天来没有一个团队愿意付钱过钱,一千金币可不是小数目,不过,她懒得查点,反手把金票交给苏唐。

苏唐接过金票,查了一遍,数目不差,正好一千,便点了点头。

“过去吧。”习小茹道。

“多谢大当家。”那壮年人很恭敬的说道,接着便带着身后的武士快步穿过铁索桥。

又等了一段时间,再看不到人影,习小茹道:“小三,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我们不能回去。”苏唐摇头道。

“啊?为什么?”

“大哥,你想啊,那些流浪武士没办法过桥,他们会做什么?”苏唐道:“他们肯定要派人留在城门附近,甚至可能混入醉月楼,一旦发现我们回来了,他们就会连夜出发!”

“这……”习小茹眨眨眼睛:“有道理。”

“明天,我敢保证,就算我们等上一整天,也再看不到一个人影。”苏唐道:“只不过把时间稍微调整一下罢了,可以省下一千枚金币啊!上面有规则,下面肯定有对策啊……”

“小三啊……”习小茹歪头看向苏唐:“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鬼心思这么多呢……”

苏唐心中苦笑,傻丫头,我可是在帮你!他干咳一声,又道:“还有,刚才那些人,你们没怀疑什么吗?”

“他们怎么了?”

“他们知道我们会收取一千金币的过桥费,那么也应该知道,如果化整为零,我们每个人只收取五十枚金币。”苏唐道:“稍微变通一下,就可以省下至少一半的钱,他们为什么还要一起过来?”

“为什么?”习小茹瞪大眼睛问道。

“一个是,他们赶时间,而且不愿冒被我们识破、并发生冲突的风险。”苏唐道:“还有一个是,他们进入云水泽,收益应该在一万枚金币以上,没有十倍的收益,他们不可能这样痛快的把钱交出来。”

“哦……”习小茹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

“红叶城有价格这么高的委托么?”苏唐问道,在他印象里,常山县妙道阁所处理的委托,价格超过一千金币的非常稀少,就算红叶城要比常山县繁华得多,也不大可能出现大宗万枚金币的委托。

“小三,你是说天价委托?”周倩接道:“我有印象,就那么几个,而且和云水泽没多大关系啊。”

“大哥,想不想偷偷跟进去,看看他们到底做什么?”苏唐蛊惑道。

他现在是在抱习小茹的大腿,但抱大腿不可能抱一辈子,等习小茹玩腻了,他也许将从一个普通的流浪武士做起,所以,他很想多了解一些和云水泽有关的信息。

这种信息不是通过交流或者交友就能得到的,比如说,一个武士对某片区域了如指掌,肯定希望其他熟悉本区域的武士全部死掉,那么他就可以垄断区域内的所有委托,绝对不会和别人搞什么信息共享。

想熟悉云水泽,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进去看看,而且还要拽着大腿一起去,这样他的安全才有保障。

“好啊!”习小茹的眼睛亮了起来。

“不过……”苏唐露出犹豫之色,当然,他是故意做给习小茹看的。

“怎么?哎呀你这个人,有话倒是快点说啊!”

“钟叔不在,我担心在云水泽里遇到危险。”苏唐道:“而且我也是临时起意,根本没有准备。”

“钟叔会找到我们的,你不用担心。”习小茹道:“准备……你想准备什么?”

“比如说,水,食物,还有火种。”

“没关系,云水泽里到处都是水,吃的……我们可以抓鱼啊。”周倩见要去冒险了,乐得喜笑颜开:“我身上有火折子,用几十次是没问题的。”

苏唐苦笑,几个以为天下无难事的小丫头,又哪里知道危险?!

“而且,我们还有一千多金票呢,实在缺什么了,我们可以向别人买啊,买也不行,就抢他奶奶的。”习小茹道:“哈哈……没想到赚钱这么简单啊,小三,今天一共赚了多少?”

“一千六百五。”苏唐道。

“哎呀呀……那么我们呆十天,就能赚一万六,一个月就是五万哦!”习小茹在显耀自己的计算能力。

事实上,绝对没办法赚到五万,苏唐只是用这个办法逼迫那姓阮的露面,并且向习小茹低头,真要堵上一个月,红叶城的流浪武士们早翻天了,不敢和习家斗,但惹不起,总躲得起,大不了离开红叶城好了。

苏唐暗中觉得很有意思,赚了一千六,就高兴成这样么?昨天随随便便给他的那盒培灵丹,至少值三千金币呢。当然,那属于崽卖爷田不心疼,今天的钱,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

“真的要去云水泽啊?那还等什么?快走呀!”路飞霞叫道。

“好吧。”苏唐点了点头,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既然习小茹敢说钟老会找到她们,应该有某种他不了解的联系方式。

“等一下。”习小茹道,随后她拿起放在石头后的大正之剑,快步走到一棵大树旁,挥剑削掉一大块树皮,夹接着又写下一行大字。

擅自过桥者杀无赦,最后还加上一个‘习’字。

“再拖一会,我们就追不上他们了!”路飞霞催促道。

对她们三个人来说,能去云水泽冒险,是一件值得期待的大事,她们的足迹遍布红叶城的大街小巷,但从无冒险的经历,因为钟叔不允许。今天是特殊,钟叔恰好有急事,要回习家一趟,她们才有机会跑到双头岭,做了回路霸。

“没关系。”苏唐道:“我记得他们靴子的尺寸还有底纹,不会跟丢的。”

“你还有这本事?”习小茹奇道。

“嗯。”苏唐道:“我本事多着呢,以后你就慢慢知道了。”苏唐在下眼药,可别两三天就玩腻了,把老子丢在一边不管,抱大腿么,当然是抱的时间越长越好。

不过,苏唐感觉习小茹不是那种人,他还记得结拜时习小茹说过的话,什么叫兄弟?不问是非、不管对错,就算惹下滔天大祸,也要助他、帮他、带他、护他。

誓言何等的蛮横?!不问是非、不管对错,那意思无论什么理由,动我兄弟就是不行。

“目标,云水泽,出发!”习小茹伸手指向双头岭后方:“我们天地魔头小队来了!”说完,她把大正之剑插入剑鞘中,反身就要扔给苏唐。

苏唐一惊,半蹲马步,全神贯注准备接剑,他可不想再出丑了。

习小茹却噗嗤一声笑了:“这剑对你来说太重了,我帮你拿着好了。”

“不用,还是我自己拿着吧。”苏唐正色摇了摇头。

“小样……”习小茹皱起眉:“你害怕我把剑要回来?不给你了?你啊……小三,你还是不了解你大哥,我从来不会把送出去的东西往回要!不信你问她们两个。”

“是啊是啊,小三,你太看不起大哥了。”周倩道。

“我想锻炼一下。”苏唐轻声说道。

习小茹一愣,旋即明白了什么,点点头,把剑慢慢递给苏唐,等苏唐接过大正之剑后,她在苏唐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一下:“小三,好样的!”

她想起了自己的过去,类似的修行,她也经历过,从拖着巨刀、步履维艰的往前蹭,到把巨刀当成石锁不停的举起放下,最后到现在的举重若轻,她苦修了十多年。

看着习小茹的背影,苏唐眼中闪过一缕感动,看得出来,习小茹是真的把大正之剑送给他了,可惜,这剑终究不会属于他。

从双头岭赶往云水泽,只有一条路,也是凑巧,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几个人就遇到了一支刚刚走出云水泽的流浪武士团队,人数在二十人左右,他们还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突然看到习小茹,神色有几分畏惧,还有几分讨好之色。

而被习小茹堵在桥那边的武士,临走时根本没打招呼,脸色很不好看,他们对习小茹的恶霸行径由衷的气愤,但敢怒而不敢言。

苏唐立即拦住那些人,他要购买对方剩下的一切生活必须品,什么都要。

流浪武士们被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已经接近双头岭了,很快就能回城,那些东西已经没有用了,再加上是习大小姐的人要买,傻子才会拒绝。

接近云水泽的边缘时,又碰上七、八个流浪武士,苏唐再次买了一大堆东西,除了数百斤重的大正之剑外,他肩后还多出了两个大包裹,走得极为吃力。

习小茹有些看不过去,又一次提出帮苏唐带着大正之剑,这一次苏唐没拒绝,修行固然重要,但必须量力而行,这样下去他自己就把自己累垮了。

长春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重庆五洲医院预约挂号
金华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赤峰牛皮癣医院
扬州能治男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