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遗失的云图 第一百零九章 谁要阻我

2019-10-12 20:47: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遗失的云图 第一百零九章 谁要阻我

少一再次扬起脸,任由大雨冲刷一净……

在他扬起脸的时候,一把极速旋转的镰刀跃过层层人墙,冲小个子少一飞来。

镰刀飞速地旋转,掀起途径的雨花,发出细细碎碎的声音。

“谁要阻我?!”慢热的少一终于怒了。

镰刀在离少一脖子仅有一寸的地方,被突然横出的少康剑给挡住了去路,笔直少康被这刀刃上的力量给强行变弯,然后,少康持续对抗中竟然猛地重新挺直了剑身的“腰杆”,离少一脖子只有半寸的镰刀不敌少康之韧劲儿,被弹得“咔吧——”一声,顺着原路飞了回去。

郝英用镰刀挑起飞回自己的镰刀,咆哮道:“给我打,我就不信这小子是钢铁打的,累,也要把他给累垮!”

当数十把镰刀疯狂地冲瘦小的少一砍来,少一仍在仰着脸任雨水冲刷……

眼看着少一就要被明晃晃的一片“镰刀海”给淹没了,突然,一个“荷花**”,最里层的一圈人被一股极强的剑气给一块堆儿地向外掀翻。

“叮铃哐啷——”数十把镰刀从主人手里跌落,竟至散了一地。

人墙外围的郝英透过外人墙,以及纷纷跌倒的内圈人等,看到少一如落花流水般的飞扬剑气,不禁大惊。剑气所到之处,总有三三两两、自己的兄弟倒下。

少康切断一条条下落中的细密雨丝,雨丝化作一颗颗比利刃还利的雨滴,这些雨滴染了剑气,随着少康剑的轨迹飞过血腥味十足的夜色中,插向一个个血肉之躯,把人墙染红了一片。

少一不知道疲倦地挥舞着手中的少康剑,仿佛眼前这些汉子都是大堰河被毁灭的幕后操纵者,仿佛又是十二年前参与“左将军府一案”的弓弩手……都是仇家。少一眼睛红了,他决不手软。

剑刃带着雨滴划过咽喉的声音、壮汉们濒死时的惨叫声、手中镰刀纷纷落地的声音……这些声音如浪涛浪潮,纷杂不断地涌如镰刀帮总瓢巴子的耳朵里,郝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他望着雨中厮杀的少一,以极平静地语气说道:“我知道你小子非等闲之辈,却没有料到如此年龄的你如此能打。”

就在他准备冲入人墙,加入这场“屠杀”之中时,一个身影不知何时,已赫然立在了他的眼前。

“咦?青衣龙羿!”

郝英脸色一变,问道:“我与季家军素无恩怨,你为何要帮这小子?”

龙羿缓缓转身说道:“八年前,神医摸鱼子府上数百条性命,可有你穿山甲的‘功劳’?”

“那可是王上的旨意,摸鱼子叛国,罪当如此。”郝英脸色又一变,握着镰刀的手悄然一紧。

“今晚,我就要你为那数百条无辜性命偿命。”龙羿说着,手中的青衫开始震颤。

突然,一道剑光破雨而出,飞将过来。

“当——”郝英手中的镰刀被少一的赤焰长剑钉在脚下的青石板上,镰刀如一具死尸,都没有喘息的机会。

“你若让我不死,你便不会死。”没了镰刀的郝英依然口出狂言。

……

“你也不看看,也不数数,自己的兄弟还有多少?!”

郝英不怒反喜,笑道:“哈哈哈——想不到云中第一大帮今日败在我的手里。”

听到郝英的笑声,数十个汉子挥舞着手中的镰刀朝龙羿砍来。

龙羿猛地向身后挥出手中的青衫,数百颗水滴飞出,穿过汉子们的咽喉。

……

见帮首郝英已死,剩余的镰刀帮壮汉们放弃了抵抗,他们丢下手中的镰刀,讨饶般向南逃去。

少一望着龙羿,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大步向前,莫回头!”龙羿的话一出,马蹄声停在了他身后。

而少一已消失在雨帘深处……

荐福寺山门大开,寺内空荡荡的,像所有僧人都去闭关了样子。

榆钱大小的树叶被雨滴给片片打落在青石板上,佛前的蜡烛摇摇欲坠,随时有被冷风吹灭、不复光明的可能。

望着似笑非笑、不惊不喜的佛像,少一脸上没有一丝疑惑或者唐突的表情,他从容淡定,有如前世就来过这佛像的面前。

凭着直觉,他悄然从院落的右侧沿夹道绕过寺院正中的大雄宝殿,直奔殿后的柏树林。

柏树林很冷,确切地说,是四处弥漫着森然千年之久的入骨寒气。

雨早在少一入山门的时候就开始渐渐变小了,此时,少一来到林中,雨已经停了。

夜色里,团团水汽在粗壮的树干间萦绕、不散,有如一条条暗淡的白飘带,看过去,林深藏幽,让人如入仙境。

一路杀至此处,少一脸上一向平静如水的表情愀然严峻了起来,他望着树林深处那棵倒在地上的、要四个人合抱才能够的古柏,这是怎样的大力毁坏的结果?!心里倒不是畏惧,只是说不出地警觉、再警觉,腰间的少康剑或有感应,嗡地震颤了一下,少一随手按住了它。

转身,少一对走在自己身后的龙羿说道:“我想我知道她在哪儿啦。”

少一仔细地打量着古柏倒地的方向,又耐心地探寻了四周有些像脚印的痕迹,琢磨了半天,说道:“应该……是这个方向。”

顺着少一指的方向,二人又摸索着走了半炷香的功夫。走在前面的龙羿停了下来,也不出声,他做了个手势,让少一走到自己的身边,指给少一看。

原来,在柏树林的一侧,一棵树干上留下了雨水冲刷后零星残留的血迹,还有白纱的一角。这白色面纱的质地,少一并不陌生。

“这边的路是通往藏经阁的。”龙羿说道,少一点了点头,遂随着龙羿一起大步出了林子,向藏经阁走去。

二人无声地穿过一排排低矮、简朴的寮房,“哗——哗——”,一声一声有节奏的大扫帚扫水的声止住了二人的步伐。

此时,整个荐福寺已经开始浸没在黑夜中了,暗无声息的建筑群落中,唯一亮灯的就是这排寮房里最末端的一处小房子。

房中的星火打在房外的身影上,有如正在上演皮影独角戏

重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辽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威海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重庆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辽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