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奇门散手 第五百一十七章猜测

2020-01-14 09:3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奇门散手 第五百一十七章猜测

秦长青脑筋电转,在思谋对策。出了这种意外,让他感到有些棘手。如果身边那些孩子,还好办。可现在都被他们看到了,想遮掩也遮掩不住。尤其有一位还是市局欧局长家的公子。

另一方面,他心里也在震惊,动手的这几个小子太狠了。如果能将对方打倒就完了,为什么非得致人于死命呢?

秦长青甚至都在考虑,自己的女儿跟这样的人接触,是否合适。

他当然不会理解,修行界的人一旦敌对起来,不出手则以,出手就是非死则伤。能全身而退的几乎没有。生与死之间的缓冲地带实在是太有限了。同门师兄弟也得彼此配合磨练许多年,才敢深度切磋。

罢了,眼前那三个小子情况看起来不大好,先救人再説。

就在几人刚刚下车,快步朝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唐宁和勉强站起来,却摇摇yu坠的周宇、江涛等三人冲过去的时候,众人眼前忽地闪过一道人影。速度极快,快得在人的眼睛里只留下了一道模糊的影像。像风一样裹挟着奢比的尸体,眨眼间消失不见。当真是风过无痕,了无痕迹。

同时,秦长青耳畔响起了青灵子的声音,人虽不在,也见不到身影,但声音却清晰无比,而且只有秦长青一人才听得到。就好像直接响在了他的脑海里。

“那三个小子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死掉的这家伙我带走处理,你不用担心。秦天放那边稍后我也会按照你的意思做,暂且先放他一马。哦,对了,今儿这单子生意就算完了。你秦大老板别忘了把报酬打到我的账号里......还有还有,他母亲的,这劳什子千里传音还真累。那个叫唐宁的小子跟你们家的丫头很相配。而且那小子潜力无限。你们秦家如果能招到这样的一个女婿。比你赚再多的钱都管用。信我的话,没错的。以后有生意记得联系。老道我闪了......”

声音杳杳,话里内容让秦长青轻松了下来。有假老道出手,那一切就都不成问题了。他曾亲眼见到过青灵子的手段,那绝对是非人类才能拥有的力量。比传説中的特异功能还要夸张,强大,厉害。据他所知,这个世界上像青灵子那样的人还有不少,几乎每个底蕴深厚的豪门大户身边的隐藏着些这样的人,他们那种存在根本就是现代社会当中的活神仙。

秦长青感叹之余,心头松了口气,紧跟着神色百变,纠结郁闷的神情简直比哭得都难看。心下叹气,假老道啊,枉你精明一世,这回你可是看走眼喽!俺们家地宝贝丫头看上得不是那个脸上长着一对儿弯弯眉的小子,而是那个粗犷雄壮浑身肌肉疙瘩的大块头儿啊!

身边快速冲过几道身影,看着跟在那个大块头儿身边的自家女儿那娇俏婀娜的玲珑身影,秦长青眼睛一闭,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当爹当妈的能管一阵但管不了一辈子。丫头十九岁了,是大姑娘了。既然是她自己的选择,就意味着她必须得有承受的准备,将来是苦,是甜,她这只可爱的小白兔跟在大猩猩身边到底能怎么样,林林总总的就让丫头自己去体验吧。

别扭的事情,想通了也就不别扭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这么简单。

走到已经被刚才那场打斗震得一副目瞪口呆的张重身边,抬手拍醒了这位。语气严肃的低声吩咐着。在老板面前失态,面色有些不好意思,很是惭愧的张重听完了秦长青的吩咐,连忙掏出拨打。现场还有不少受伤的人,而且这些人当中不仅有帮派社团的打手,也有杀人如麻的国际雇佣兵。私自处理很明显不合适,这事必须得经由警方来出头了。只是心头微感好奇,不知道老板为什么不追究那个被人救走的黑衣老人。或许是老板另有安排吧。毕竟有些事情不是下属应该打探的。

周宇和江涛刚刚站起来的身体噗通又跌坐在地上。以为刚才只是错觉,眼花了。感知出了问题。

“周宇,看那里!”江涛被全然无所顾忌的陶芊芊扶起来,多半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小姑娘那看似弱不禁风的香肩上,嘴唇翕动,用的唇语。很多话不方便让旁人听。

周宇没江涛那么好的运气,身边有位一脸儿的心疼,模样娇俏的靓丽佳人搀扶。好在经过片刻的歇息,体力恢复了少许,最起码自己站起来不是问题,起来之后也不摇摇晃晃了。只是脸色还有些难看。有些缺血的样子。本身就脸膛白净的周宇,这下子脸更白了。很像是剥了壳的鸡蛋清。如果再水滑细嫩一diǎn儿,估计就跟女孩子有的一拼了。

发出那搏命一击,瞬间掏空的元气,哪儿能屁大工夫就全然恢复。顺着江涛眼神所示意的方向看去,周宇的脸上当场变色。变得惊疑不定。那个老家伙的尸体不见了。原地只留下斑斑血迹。难道是刚才那人......

“是他的同伙?”周宇眼神凝重,幅度极细微的动着嘴唇。语意无声地传达给江涛。

“难説,如果刚刚那人真是那老家伙的同伙,他为什么要放过我们?以他表现出来的速度,要杀咱们两个,也就举手之劳。”江涛感觉精气神在逐渐的恢复,站直身体,拍拍陶芊芊的香肩,示意她不用搀扶了。紧锁的眉头忽又舒展开来,继而眼睛微眯,噏动嘴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不论是不是那老家伙的同伙,如果敢再来挑事,他就会发现,今天放过咱们,将是他一生当中最后悔的事情。因为他已经错过了干掉咱们的机会。”

周宇diǎn头,看到旁边不远处的唐宁也在许梦飞和大壮等人的搀扶下,清醒了过来,快步走过去。看着他那张似乎比自己的脸还要白上几分的秀气面庞,关心的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不顾后果,狂泻精神力一搏,所带来的后遗症比纯**遭受伤害要严重,关键的问题是恢复起来很慢。唐宁勉强笑了笑。有些虚弱地説道:“没事,问题不大,休息两天就好了,你们俩呢?没事吧?”

“放心,都没事。”周宇松了口气,道。见唐宁的目光好像在四周寻摸什么。连忙动动嘴唇,速度飞快地説道:“先别问,回去告诉你。”

不得不説,唇语真是一门绝佳的沟通技巧。众目睽睽之下,可以坦然送出让身边的人察觉不到的秘密。

唐宁一愣,微不可察地diǎndiǎn头。道:“跟秦伯伯説一声,今天暂时到这儿吧。”

“嗯,你们先上车。我去打招呼。”

下午,在四合院里,躺在床上的唐宁找借口把许梦飞那几个丫头支了出去。听完周宇诉説的一切。唐宁皱着眉头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抬头看着坐在身前的两人,道:“你们确定那个老家伙死了?”

“肯定死了。而且是当场死亡。那种情况下,没人能挨了我和江小子那种程度的正面重击还能活下来。”对于这diǎn,周宇很肯定,甚至言谈语气里面找到了那么一diǎn儿当年马三元一拳毙敌的成就感。江涛也diǎn头嗯了声。

唐宁扯动嘴角,似笑非笑地説道:“如果那老头当场就被咱们三个联手干掉了。那这件事情就有意思了......”

“有意思?”周宇有些怔楞,当很快,他就明白了唐宁话中所指,也跟着皱皱眉头,道:“唐宁,你的意思是......”

“没错。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个意思。”唐宁眼含深意,很笃定地看着周宇。

仰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周宇坐在椅子上原本绷紧的身体陡然放松。靠在椅背上,胳膊腿儿抻开,四仰八叉。“难怪秦大老板事后连提都没提,就好像这事儿没发生过一样,原来是有高人替他把所有痕迹都抹去了。”

“等等。”江涛也听明白俩人之间神神叨叨不着边际的对话了。脸色不是很好看,声音低沉地问道:“咱们三个在打架拼命,旁边有高人躲着看戏,哼,感情他是把咱们当猴子看了。可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们俩谁能跟我説道説道?”

唐宁耸耸肩,摊摊手,道:“这你问我们没用,要问你得去问那位秦大老板。”

江涛二话没説,起身就走。惊得周宇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叫道:“喂喂,我説江小子,你不会真那么二吧?真想去劈头盖脸地当面问人家?”

江涛冷哼一声,道:“我就是要当面去问问他,怎么着,不行吗?”

“行行,谁説不行了。”周宇苦口婆心地劝回他,摊上这么一位心急的爹,他真是服了!把这愣小子拽回来,按到椅子上坐好。道:“可咱不能大了呼哧地就这么闯上门去问啊。江少爷,这事儿是得搞清楚,但也得讲究diǎn方法策略。别的不説,如果我是那位秦大老板。就有几十种方法把这事儿推得一干二净。再简单diǎn,一句不知道,你误会了。你説你能怎么办?你能拿出证据説这事儿一定跟他秦大老板有关吗?”

“哼,如果没关系,为什么会有人帮他把尸体弄走?”

“还是那句话,证据呢?”

“......”江涛语塞。他那不出任何证据,这些,也全都是他们的猜测而已。

根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公立牛皮癣医院公立哪家好
河源有牛皮癣医院吗
承德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营口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