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当法官要离开司法改革人力经济学

2019-10-09 21:52: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当法官要离开:司法改革人力经济学

  改革中以员额制、立案登记制等为代表的变革,似乎成为部分法官选择离开的原因。“年轻人担心员额制改革到来,如果进入不了法官员额,他们的晋升将更加漫长;业务骨干离职,是因为担心因立案登记制等短期内工作量骤升”。

  相对于高院这个地方司法系统的“塔顶”,基层法院的法官群体中并没这么平静。2015年4月,一份北京市西城区法院的文件在上流传,要求一些得到特定福利的法官群体延长服务期。

  陈特口中的“敏感”,是指司法改革刚刚启动。“离职法官集中在两个群体:一个是40岁左右的业务骨干,一个是刚进入法院三五年的年轻人。”华东一位法院副庭长说。

  改革中以员额制、立案登记制等为代表的变革,似乎成为部分法官选择离开的原因。“年轻人担心员额制改革到来,如果进入不了法官员额,他们的晋升将更加漫长;业务骨干离职,是因为担心因立案登记制等短期内工作量骤升”。

  上述法院副庭长也已将辞职报告递给院方领导。但他认为,并不是员额制改革赶走了法官。“司法改革的方案是好的,问题不是员额制要不要搞,而是应该如何在现行体制下平衡各个群体的利益”。

  北京法官加速离职,其实已经在业内“预料”之中。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的黄斌在2014年3月的一篇文章里写道,北京市法院粗略估计,2014年全市法院最低将有超过100人离职,最多将达180人;2015年,全市法院最低将有超过120人离职,最多可能达到200人;2016年,仍将有110人左右离职,最高可能达到180人,同过去的5年相比,人员流失呈明显的加速态势。

  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是最高法院直属事业单位,负责相关领域理论研究。黄斌认为,法官集中离职的原因,在于过去5年各地法院招录了大批人员进入法院。如今他们已经进入了加速成长期,但法院难以提供足够的职级调整空间,也难以提供更多的成长机会,必然会产生这些人员成长道路的集中“拥堵”。同时,法院的工作环境、工作压力、工作待遇也未见改善。

  类似的

  《捉妖记》登顶内地票房冠军 票房24.28亿破《速7》

  质检总局确认速腾存缺陷 大众:原值换车

  这是因为法院的晋升层级较多,“以最快的晋升速度计算,大学毕业生进入法院,工作1年后转正,再担任2年书记员后,参加1年时间的高级法院组织的晋升培训,也就是最短4年成为助理审判员,再经过二三年成为审判员。工作10年能提拔为副庭长就算是比较快的。”上述人士说,他所在的法院最年轻的副庭长是37岁。

  工资低是法官群体的普遍抱怨,一个法官群里的留言说,“每月工资3200元,付房租1300元。早餐吃一元的馒头,对别人说胃不好,烟戒了。即使这样,上次生病输了3天液,月底不得不向同事借钱”。

  “在苏南个别经济发达地区的法院,法官工资每年可以达到二三十万,”一位江苏省某中级法院法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由于江苏各地区工资标准不一样,省高院法官工资就没有南京市法官工资高。”

  这给正在进行的省以下法院人财物统管改革带来了难题,“如果全省法官工资统管,苏州这样经济发达地区的法官就面临待遇下降,为了稳定队伍,省里提出保证统管后不低于现有工资水平。”上述江苏法官说。

  这也一定程度上动摇了法官留守的决心,2014年1月,无锡中院院长时永才作工作报告时称,2012年以来,无锡法院共有20人辞职,18人经调动离开法院。

  “主管领导挺舍不得,和我谈了三次话,但自始至终没有设置任何障碍,”陈特说:“领导很难(没有权限)给你涨工资,更不可能承诺给你什么职务。”

  另请阅读:

  中郡所百强县评比:榜单批发第一

  其中规定,如已完成任命程序的中层副职;已办理该院公租房入住手续的人员;经该院协调,解决子女入托入学问题的人员;已解决配偶进京落户的人员;经党组研究决定应当延长服务期限的其他情形,如享受住房分配、家属随调、公派出国、公费求学深造、跨行业、跨区域挂职交流等待遇,不管是否满五年服务期,均延长服务期五年,并且需要本人签署承诺书留底备案。

  《要求》还规定,服务期满且在该院工作时间满10年以上的,经党组研究,提出辞职申请的时间可不受该限制。服务期满的人员,提出辞职申请后由法院党组讨论决定是否同意其辞职申请。因辞去公职事宜出现违反纪律情形的视情形给予开除等处分。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北京法官认为,这份文件“没道理,又无奈”。“法院工作特殊,短期内新人没法上手,人都走了,没人办案怎么办?”一名外地法官则认为可以理解:“一个北京户口就值上百万”。

  “法院以前帮忙联系经济适用房,现在可以得到一批公租房指标,但也都是离单位很远的郊区,至于孩子上学,已没有"台面上"的政策优惠。”上述北京法院离职法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我身边的法官多多少少都有些心理问题,比如轻度抑郁、强迫症。”上述人士说,2014年11月起,他开始每天下午头痛,春节前交了辞职报告后,“头痛没有了”。

  员额制改革要求完成39%的法官员额和46%的法官助理员额(上海分别为33%、52%),让更多力量进入审判一线。“有些干了20多年的审判员、业务骨干被员额外,当了年轻自己十几岁的法官的助理了,主审法官与助理之间的关系非常尴尬。”一名法官在法官群里说。

  “员额内员额外不太好相处,员额外的已经被助理了,你以为他还会在乎员额内的人给他如何考评吗?而且真的考评成绩不好,就变成个人恩怨了。就怕员额外的破罐子破摔,消极怠工。那员额内的哭去吧”,另一名法官说。

  与员额制改革同时进行的还有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即成立“主审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审判团队,上述地方法院人士的团队就承担了试点任务,“感觉现在每年办100多件案子,比以前在基层法院办300件案子还累”。

  在基层法院,绝大多数案件由独任法官审理,但中级法院大多实行3人合议庭审理,也就是说,“即使每个人每年只审100件案子,但也要开300个庭”。

  同时进行的还有司法制改革,在目前并没有明确的划分机制情况下“实际上主审法官要对整个团队的案件质量负责,另一方面,法官助理可能更容易消极怠工。”上述人士说。

  司法公开要求提高后,案件流程、案卷要向当事人公开,“扫描卷宗的工作量太大了,”上述江苏省某中级法院法官说,“按照规定,拿到材料后扫描一遍、报结案时扫描一遍,归档时再扫描一遍,一个书记员扫描一个普通卷宗要一两个小时。”

  一名西部地区某中院的法官则介绍,他所在的审判庭有7名法官,没有法官助理,只有1名书记员,“除了开庭必须由书记员记录外,其余工作都是自己亲自完成。”

  另请阅读:

  世界排名中国女排仍居第3落后巴西4分 美国榜首

合同纠纷
潮流饰家
小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