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超战兵王 第287章 通灵剑气

2019-10-13 00:0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战兵王 第287章 通灵剑气

“我早就不客气了!”林洛冷喝一声,步法飘忽,有如鬼魅,再次朝洞口冲来。

嗖!嗖!嗖!嗖!

数声破空声响起,又有数枚小石子破空而来。

这次已有准备的林洛,手中的惊阙剑舞动如剑幕,把所有石子纷纷挡了下来。

然后,身体一晃,闪进洞内。

刚一入洞,洞内光线反而一亮。一种弥漫的五色光泽,从洞壁四周闪烁而出。微弱的光亮,照亮了洞府。使得整个洞窟,有如人间仙境般梦幻。

“嗯?”林洛心神一惊,没想到外面看起来破败不堪的石洞,这里面,竟别有洞天。

不愧是洞天福地,果然有种仙临福祉的梦幻之感。

可林洛还来不及惊叹,一道身穿灰色道袍的精瘦老者,已经身形一晃,一手朝他抓了过来。

老者目光精炼,生气勃勃。整个身体,都散发着一种极为强劲的力量。要是被这一抓抓中,身上非得多出一个窟窿不可。

“前辈!”林洛连忙惊呼道:“刀剑无眼,小心我伤了您。”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反而激怒了老者。

“无知小儿,口出狂言!”老者长发抖动,两手一错,一左一右,朝林洛胸口挥来。

林洛连忙暴退,同时断剑横于胸前,快速说道:“您再不停手,我可要出剑了!”

老者并没有理会,眸中精光闪烁,双手已经抓了过来。

“得罪了!”林洛沉喝一声,惊阙剑瞬间横扫出去。

一道闪烁剑芒,在空中划过一道绚丽轨迹,封向了老者双手抓来的方向。

在事情还没明了之前,林洛还不想伤了老者性命。这一剑,完全只是为了劝退对方。

但老者不断不退,一双有如枯槁的肉手,反而抓向林洛的剑刃。

“啊!”林洛惊叫一声,连忙收剑。

但已经迟了。

老者的一对肉手,已经与剑刃碰撞在了一起。

林洛神色一凝,本能有些不忍看到即将出现的血腥场面。

但这时,林洛只觉剑刃一阵急颤。设想中的血腥画面,却并没有出现。反而,惊阙剑的剑刃,被老者的一手给抓在了手中。

“还想伤我?”老者冷喝道:“就让你这断剑再断一次吧!”

话一落音,他眸中精光一闪,双手陡然运力,做出一个折剑的动作。

瞬间,惊阙剑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弯折下去。

老者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在他看来,这断剑是要彻底报废了。

可这时,异变陡起。

“嗡!”只听惊阙剑陡然发出一声不屈的嗡鸣声,紧接着,剑身自主一颤,立即就恢复了原样。

与此同时,一道无形剑气,忽然从剑刃之中破空而出,直奔老者身前。

“嗤!”一声轻微脆响,老者下巴下的花白长须,竟被这无形剑气瞬间斩落了一小撮。

而且,剑气并没有消失,还在继续向前,朝剩下的长须挥斩而去。

长须之后,就是脖颈。

以这种吹刀断发的锋利程度,怕是连这脖颈都要被一并斩断。

但就在这一小撮长须斩落的刹那,老者已经脸色大变,惊叫一声,惊退而去。

同时,双手猛然一缩,在胸前一交错,数道劲气刹那间击打而出。

“啵!”

空气中,传出一声沉闷却有凶悍无比的劲气撞击声。

紧接着,林洛就感觉一阵气浪扑面而来。

他不由自主就震退了一步,才稳住身形。

“这剑是怎么回事?”林洛先是看了一下手中的剑,并无异样后,立即惊骇地看着老者,变色道:“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暗劲?”

唯有暗劲,才能破体而出,伤人无形。林洛如今虽然已经是内劲后期境界,却也做不到让内劲离体,凝气伤人。

至于这柄剑,为什么也能激发出无形剑气,林洛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但眼下,显然不是研究惊阙剑的时候。

倒是,怎么应对这个已经进入传说中暗劲境的绝世高手。

暗劲,在这个古武没落的时代,绝对是能震惊一方的无上宗师。除了林洛的师父梁容樵

,林洛还从没碰到过这种境界的存在。

内劲与暗劲,虽然只隔了一道门槛。但其中距离,却不可以道计。

哪怕林洛离暗劲只有一步之遥,碰到暗劲高手,也是必败无疑。

林洛紧紧握着惊阙剑,有了生退之心。

再留下去,怕是有性命危险。

就在林洛心生退意时,道袍老者也是面露惊骇,并不比林洛的状况好多少。

他摸了摸三寸有余的白色长须,从长须中,摸出几根断落的胡须,一脸惊骇地看着林洛,以及他手中的断剑。

他眸子转动,显然有了忌惮神色。

半响才眼睛一眯,神色肃然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多余的话,他并没有多问。但显然,对林洛的态度突然客气了几分。也不知是忌惮林洛的修为,还是忌惮他手中的剑。

更或者,是忌惮林洛的身份。

他这样一忌惮,反而让林洛镇定下来。

“难道?”林洛心中狐疑道:“他是在忌惮我手中这把断剑?这剑是从武当福地中所得,想必其中大有玄妙。否则,他不可能如此忌惮。”

想到这里,林洛心生敬畏,抱剑作揖道:“晚辈姓林名洛,明珠市人。我的一位朋友被歹人绑架,根据追踪仪上的信号指示,就藏在此地!所以这才不得已冒犯前辈。还希望前辈看在我救人心切的份上,原谅晚辈的冒犯之举。”

老者凝神注视着林洛,见对方目光清澈,正气浩然,并不像撒谎的样子。不由神色一凛道:“我这荒山野洞,如何藏人?”

林洛四下打量了洞窟一番,除了随处可见的钟乳石,和高低错落的洞穴,还真找不出藏人的地方来。

而扫了一圈,这方圆几十米内,哪有陆钧瑶的半点踪迹?

总不至于把人埋在这地下了吧?

可就算埋在地下,以他的感知力,也不可能感知不到半点气息。

而如果,即便遭遇不测,那她的血液早就凝固,同位素血清中的等离子因子,也就失去了活力,无法追踪。

“嗯?”林洛皱了皱眉,又抬手看了看追踪仪表,看着老者道:“可我的信号指示灯显示的信号,就在我附近三、四米的位置。”

老者陡然变色,突然朝林洛以南的位置扫了一眼。

然后,神色一凝,恢复如常道:“我不懂你这什么高科技。但这洞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确没有藏人!莫非,是你这玩意出了问题?”

“不会!”林洛摇了摇头道:“别的追踪仪可能有问题,我的这个,肯定没有问题。前辈,不是晚辈不相信您,但是否能让我在这洞内查探一番?”

老者眉头一皱,再次看向刚才的那片区域,然后神色道:“好,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别说这洞天让你查,就是这整个道观,也随你查探。但――”

老者眸子一凝道:“但过了半个小时,要是还一无所获的话,必须得离开这大有宫。否则,休怪老朽动用暗劲驱赶!”

老者大手一挥,一道暗劲破空而出。

“砰!”

暗劲击打在不远处的石钟乳上,直接打出一道长达一尺,深约半寸的裂缝来。

林洛看着这幕,骇然变色。

要是,刚才老者直接动用暗劲,不是不用吹灰之力就能解决掉自己吗?

可他为什么不使用暗劲?

难道,是有忌讳?

林洛不敢深想,连忙点头道:“多谢前辈成全。要是半小时内找不到人,晚辈立即离开此地。”

老者有些不情愿地挥了挥手,长袖一拂,转身走回不远处的石盘。重新盘膝坐下。

林洛讪讪地示了示意,开始查探起这洞窟来。

他先是走向老者刚才扫过的位置。

刚才老者眸中闪过的异样神色,全被林洛收入眼底。

而且,信号灯指示的位置,和老者所望的位置,完全吻合。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总不可能是巧合吧?要知道同位素跟踪仪,可是能精确到分米的。

但等到林洛走到信号指示灯的位置时,眼前,却是一片空旷地开阔之地。

别说信号灯的位置空旷无物,就是周围两三米范围内,也是一片空旷,没有半点可以藏入的地方。连一根石钟乳也没有。

“嗯?”林洛皱了皱眉头,心中疑惑道:“信号灯显示的就是这里啊。可这里,什么也没有。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难道,真是追踪仪出了问题?”

但林洛瞬间就否定了这个可能。

这同位素血清,可是女娲制药百来人的辛苦成果。研制成功后,又经过各种严格测试。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就是面具青年,如当日林洛摆脱秘境战士的手段一样,把陆钧瑶体内的同位素血清逼了出来,藏在了此处。

但林洛还是很快否定了这个可能。

其一,面具青年不可能清楚同位素血清的奥秘。此事只有他和陆钧瑶知道,外人根本无法知晓。

其二,就算面具青年知道同位素血清的存在,也不能把陆钧瑶体内的同位素原子全部逼出体外。

这种用神魂来识别原子中的差异的手段,除了被注入同位素血清的自身,外人不可能一一分辨出来。

而且,就算换血,也不可能换得如此彻底。哪怕有一个血原子遗留在体内,也能被追踪仪追踪到。

如此看来,这信号,必定是陆钧瑶身上的同位素血清传出来的。

只是,怎么就是看不到人影呢?

难道,这地下,还有密窖?

想到这里,林洛立即打开照明,看向了地面。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把林洛震惊在原地。

新乡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抚顺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茂名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新乡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抚顺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