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鹤舞月明 第三五二章 有脑

2019-12-04 18:57: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三五二章 有脑

更新时间:2o13-o1-o5

第三五二章有脑

“大姐,灵石的事等枯荣荒火阵见了成效,可以想想办法,只要灵田的租期够长,我估计有不少灵植夫愿意自己出灵石购买枯荣荒火阵,有些灵植夫,比我富多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别的办法,比如……,”

王茹清对一下子购买1万套枯荣荒火阵,还是有diǎn顾虑,毕竟,一亿灵石不是一笔小钱,而且枯荣荒火阵到底效果怎样,没亲眼见过,她也不能放心。

“1万套是最少的,再少了不行。小清,天元派的灵石可以分期付款,晚diǎn给也没关系,一亿灵石算不了什么,我给我娘打声招呼就行,你还是多想想这1万套阵法的分配吧。”

慕容雪菲却懒得讨论这些细节。

……

“师兄,还是你説的对,慕容还真在乎凤家堡,这下我放心了。”

回到自己的洞府,彭婉琼心情不错。

对今年火云草的销售合同,她并不特别在乎,只要火云草的品质上去了,无论卖个什么价钱,她的价值和作用都清清楚楚,该有的地位,也就有了。

“师妹,小清才是真在乎凤家堡,慕容是在乎凤如山,不过凤如山在乎凤家堡,慕容也就爱屋及乌,连着对凤家堡在乎起来。”

对枯荣荒火阵,楚尘也不是特别在乎,他在乎的是凤家堡的和谐,説穿了也就是慕容雪菲和王茹清的关系。以今天两人的表现来看,同心同德、两位一体是谈不上的,但总算还不错,比他想的好了不少。

“师兄,这对我们来説,没什么区别吧。”

“对我们区别不大,但对老凤来説,区别可不小。老凤的日子,不好过啊。”

楚尘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

“哼,活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彭婉琼对水深火热之中的凤如山,却没有一diǎn同情。

……

“师叔,今天……,”

凤如山想安慰一下“失利”的慕容雪菲。

“凤如山,你不用説了,小清想的不错

。有我们四个在,凤家堡就有了6名金丹,不需要刻意的高调。我是想过两年出去转转,找一个阴魂聚居之地试试小红的办法,现在先帮她处理掉一些麻烦,要不等我们走了,凤家堡关键时刻没人出头,小清行事,总不免束手束脚。”

楚尘和彭婉琼,战斗力终究非其所长,而修仙界很多事情,最终还是要靠武力説话,至少要有用武力説话的能力,才有不用武力説话的资格。

“师叔不生气就好。”

凤如山松了一口气。

“我很生气啊,怎么不生气。凤如山,凤家堡怎么连一个新金丹也没有,要不把凤凌邡叫回来吧,他一个人在新叶城飘着,也没什么大的作为。”

“师叔,我们凤家历史上最好的时候,也不过三名金丹,凌邡是老祖精心培养的接班人,老祖倾凤家堡之力,并且为此准备了上百年的时间,才有他一个,新金丹,哪有这么容易。”

没有长生圣果延寿,凤南天寿元早已耗尽,如果再扣除凤如山的意外结丹,正常情况下的凤家堡,仍然是只有一个金丹真人的小家族,现在有三名金丹,已经被看作凤鸣山的奇迹,慕容雪菲还不满意,凤如山也无话可説。

“嗯,现在的十几个筑基后期的子弟,我也没看出什么好苗子。凤如山,不如我们把这一批龙须玄冰花拿出来交给我娘,应该可以从派里换得不少的筑基丹,我们凤家堡,筑基修士太少了。”

两人当年在乌苏境伊吾山寒玉湖中“捡得”不少的龙须玄冰草,在仙府之中长势不错,虽然仙府中的“寒玉湖”规模太小,小红也没有在龙须玄冰草上花费太大的力气,还是收获了27朵龙须玄冰花。

龙须玄冰花是炼制玄婴丹的主药之一,炼制一炉玄婴丹至少要5o朵龙须玄冰花,而龙须玄冰草要5o年左右才开一次花,如果把这27朵交给天元派,凤如山和慕容雪菲自己要用,至少要5o年以后了。

仙府中的龙须玄冰草,据小红説,马上又要开花了。

“师叔!不行!”

慕容雪菲已经金丹后期3o年,马上就要到后期巅峰了,而到了后期巅峰,什么时间结婴,是没准的事,大部分修士是一辈子都不会感应到结婴的契机,也有鸿运齐天的修士,刚到后期巅峰就马上结婴。

凤如山很想早一天凑齐炼制玄婴丹的灵药,找炼丹宗师炼制一炉玄婴丹出来,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

可惜,除了在梅喜旺的密室得到了7种炼制玄婴丹的主药之外,这些年他们又零零散散的搜集到了5种,离玄婴丹34种主药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距离。

尽管如此,拿龙须玄冰花去换筑基丹,对慕容雪菲意味着什么,凤如山也不难理解。

在华夏大6,像筑基丹、凝虚丹、紫络金丹、玄婴丹这种辅助修士突破大瓶颈的丹药,市面上是买不到的,再多的灵石也买不到,原因很简单,没人卖。

这些丹药需要的主药品种多,年份长,而且很少能人工培育,大都是野外自然生长,产量自然受限。

而且一旦这些主药被现,如果有可能,总会有势力把“产地”圈起来据为己有,散修很难有机会接近。

像筑基丹之类低级的丹药情况稍好,主药年份要求不太高,各大势力之间互通有无,彼此交换,虽然不能保证门下弟子人人有份,也不至于太过稀缺,偶尔在拍卖会中也有出现。

运气好的散修,也能碰上一棵、两棵主药,可以拿主药换炼制好的筑基丹,兑换的比例吗,就不用説了。

如果只是一两颗筑基丹,难不住慕容雪菲,她找找天元派的关系,花diǎn灵石,很有希望搞到手,但显然,想大幅度提高凤家堡筑基修士的数量,她需要一批筑基丹,靠私人关系就不行了。

想弄到大量的筑基丹也不是没有办法,拿灵药去换,而且是同样突破大瓶颈的灵药,越高级越好,找遍仙府,他们拿得出手而且愿意拿出手的,还就是龙须玄冰花。

龙须玄冰花5o年一开花,周期是最短的。而且筑基丹当然无法和玄婴丹相比,兑换的比例,也令慕容雪菲满意。

“凤如山,别傻了,我知道你要説什么。你的伤势不好,再过2oo年,我也无法结婴,龙须玄冰花,我们暂时用不上。你不受伤,我们在不在凤家堡无所谓,对小清影响不大,你的伤势一旦传开,我们再出去,凤家堡实力不够,小清的日子只有更加艰难。你放心的下?”

凤如山当然放心不下,放心不下的凤如山,伤势的恢复势必要受到影响。

既然凤家子弟短时间内再出一个金丹希望不大,能增加一批筑基修士,无疑是增强凤家堡竞争力的不错选择。

“师叔,小红説的未必靠谱,再説,我的伤势,总要在凤家堡静养上几年,不急吧!”

“凤如山,靠谱不靠谱的,总要试试才知道。现在着手已经晚了,早一天总比晚一天好。”

“师叔,我还是想等你结婴后再想办法治疗我的伤势。师叔一定会结婴的。”

“凤如山,那个丹鼎未必和仙府有关,就算有关又能怎么样?仙府是带给我们很多磨难,可也帮我们渡过了这些磨难,没有仙府,你能结丹吗?不能结丹,你十有八九已经死了,就算还活着,也快老死了。现在你只是受diǎn小伤,别东想西想的了。仙府是好东西,我们既然有幸拥有了仙府,就应该比别人优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世事本就如此,和仙府本身关系不大。”

前几天仙府中生的一切,有小红在,当然瞒不住慕容雪菲,她很清除凤如山是怎么回事。

説到底,凤如山是怕了。

在他心中,仙府不再是他的依仗,而是他的包袱。

失去了仙府这个精神支柱,再加上身受重伤,凤如山,不敢再“走出”凤家堡半步。

在凤如山心中,没有了仙府,什么荣誉长老,什么精英军功牌,一切都是虚妄,他仍然不过是小小凤家堡的五灵根修士,一diǎn也不起眼,毫无出奇之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师叔才是那根秀木,我只是一根朽木,师叔,朽木不可雕,风一吹就碎了。”

凤如山摸出酒葫芦,慢慢的喝了一小口。

“凤如山,我当然是秀木,从小就是,以后也将继续是,永远都是。我喜欢上你,和仙府没有一diǎn关系,即使你没有仙府,我照样会喜欢你,我看上的人,绝不可能是朽木,我也不可能找一根朽木做双修道侣,我找上了你,你就不是朽木。有了仙府,你是秀木,没有仙府,你也是秀木,凤如山,有了仙府,你是凤如山,没了仙府,你还是凤如山。你问问小清,你问问朱玉北,你问问醉虾,你问问林飞凤,他们哪一个不觉得你是秀木?”

慕容雪菲拉过凤如山的双手,轻轻的亲了一下,她説得很慢,却没有一丝的犹疑,

“师姐?师姐觉得我是秀木?”

“凤如山,你想想,林飞凤喜欢你,仙府可没帮什么忙!林飞凤可是一个骄傲的女人,她能看上你,你就不会是朽木,不是的。”

慕容雪菲坚决的摇摇头。

不管凤如山是不是朽木,林飞凤现在都没功夫想这个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