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一刀劈开生死路 第四百一十五章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1)

2020-01-13 21:06: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刀劈开生死路 第四百一十五章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1)

青州,距离星辰列宿宗山门不远的一处小镇。

“四位大人,有消息,从神罗武都传回来的消息!”

一名普通商贩打扮的汉子快步走进,神情无比的激动,还夹杂着深深的崇敬之色,快速说道:

“掌座大人于神罗武都横扫当场,无一合之敌!三名迎战的武道联盟隐世长老全部当场身死!”

“什么时候的消息!?”

这一刻,黄泉、擎空、颜狱、黒渊面露惊喜之色,齐齐开口喝问道。

“刚刚收到的消息!不仅仅是三位联盟顶尖的隐世长老身死,还包括了两位顶尖武道势力的太上长老,以及一名来历不明的散修武者,全部都败在了掌座大人的手下,迄今为止北荒方面已经无人敢于应战!”

这个汉子兴奋、激动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继续说道:

“在场起码汇聚了整个北荒一半以上的宗师境界强者,但是除了这已经死了的六个迎战者,再也没有人敢于跳出来接受掌座大人的挑战!这一次,大人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将神罗武都打落尘埃,打的整个武道联盟不敢说话!现在整个北荒都已经传遍了大人的事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人恨之、敬之、畏之!而且这个消息已经传回了我朝境内,陛下龙颜大悦,举国欢庆沸腾,就等掌座大人在七日之后班师回朝,为他举国而庆!”

“好好好......”

听到这个消息,就是黒渊这样城府深沉的强者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意,豁然站起身来,

“我就知道,掌座大人威压当世,同境界中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偌大的一个北荒,千千万万的武道势力,其中有着多少高手、强者?

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北荒武道界的无数强者,这是绝世的壮举,更不用说对于北荒来说,武道就是荣誉、骄傲、信仰。

而他们掌座,却完成了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惊世之举!

之所以说是完成这样的壮举,是因为北荒面对新朝的武道挑战,必然会直接派遣出最强的宗师迎战,也就是说当场被帝重生击败的这六名强者,已经可以说是北荒最强的宗师,剩下的七天时间里面,只要炼神尊者不出手,就是大局已定。

而炼神尊者绝对不会出手。

不说这样会引发新朝方面的震怒反应,彻底撕破脸皮爆发大战,炼神出手,也代表着这一次的武道交流,北荒主动认输,而且是大败亏输。

再加上灭绝新星的恐怖威慑,每一位炼神尊者的闭关地点都是绝对的秘密,不能暴露。一旦被新朝散布的无数暗探获取到了炼神尊者的隐匿方位,就相当于给自己埋下了致命的隐患。

无论从哪个角度,哪个方面来说,炼神尊者都不可能出手。

“很好。”

黄泉脸上露出微笑:

“既然大人这边旗开得胜,现在就等岳平生回返宗门,我们这里为大人再交付上一份完美的答卷了......”

......

星辰列宿宗。

钟诚面色沉凝,和以往一样,站立在石阶之上,低头看向半山腰处广场之上千百弟子热火朝天的进行着日常的功课。

怎么办?怎么办?

此刻的钟诚却心急如焚,死亡的阴影时时刻刻笼罩,内心无比的沉重、紧迫,仿佛将要大难临头大柧临头,远远不像表面那样平静。

直至如今,这四名神秘、实力恐怖的强敌已经停留在山门之中足足三天的时间,他们曾经显露过的那四杆大旗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宝物,居然能够与虚无中隐匿身形,让人无法发现。

即使身后没有任何人的存在,钟诚还是能够感觉到一道阴测测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这短短的三天时间里面,他度日如年,每一分每一秒都如鲠在喉,如芒在背。

钟诚知道,这道目光的主人就是那个曾经登上过星辰列宿宗山门的暴雪军军主韩远征,这个人如同跗骨之蛆,随时随地监控着自己,并且露出毫不掩饰的恶意。

钟诚知道,投射在他身上目光及恶意是韩远征刻意显露出来,让他感知到的。既是警告,也是玩弄。对于韩远征来说,他可能比起一只蚂蚁来强不了多少。

直到现在为止,钟诚都不知道这四个人为什么埋伏于此想要抓捕岳平生,但是在无时无刻不不在的监控之下,钟诚却根本不敢轻举妄动,更不用说是想办法传递消息。

他身上背负着的,是星辰列宿宗现在上上下下一千五百八十八个人的性命。任何的轻举妄动,都有可能造成这些无辜门人弟子的枉死。

可是他现在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钟诚心里清楚,面对这四个恐怖的宗师强者埋伏,岳平生绝对不是对手,他也知道他和所有的门人弟子能存活至今不是这四个人大发善心,单纯的不过是为计划万全,不打草惊蛇而考虑罢了。

其中真正带给他绝望、不可抵挡的人,就是四人中为首的伟岸银发男子,他的实力就是以钟诚的眼光来看根本不可踹度。仅仅是这名领头强者眼睛之中洞穿虚空的意境,都让钟诚无法与之正面对视,这是何等的强大?

而一旦他们埋伏成功,宗主岳平生落入瓮中,那么他们这些人的命运会如何?

钟诚已经不敢往下想。

这四个人行迹诡秘,悄悄埋伏,必然是某一方势力针对岳平生的行动,与联盟无关,一旦得手,为了不泄露秘密,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还有活路在?

四名气道宗师,彻底摧毁这座山峰恐怕都要不了几个呼吸的功夫,杀死上千人对他们来说也绝没有任何的负担。

想到这里,他由身到心,都是刺骨的寒冷。

事已至此,现在的钟诚并不畏惧死亡,但是宗门里面上千的门人弟子正是大好的年华,绝不该无故枉死,被人像是杀鸡一般的杀死。

偏偏钟诚根本无法告知他们让他们逃跑,这种举动只不过会加速他们的死亡罢了。

“师父!”

一阵呼喊声传来,一道身影从石阶之下快速的奔来。

叶凡登上石阶,行了一礼,抬起头来道:

“师父,这一期的考核即将进行,你看是不是等宗主回返宗门以后再进行?”

见钟诚怔怔出神的模样,叶凡连忙唤道:

“师父,师父?”

钟诚猛然回过神来,看向叶凡勉强一笑:

“那就等宗主回来在进行吧。”

“是。”

叶凡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钟诚,狐疑的退了下去。

钟诚凝视着叶凡的背影,口中喃喃道:

“师兄......我该怎么办?”

西安碑林医院治病怎么样
北京军海医院评价
安顺专业治癫痫
廊坊白癜风中医院
鄂州白癫风公立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