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学逆苍穹 正文 第114章 借刀杀人

2020-01-16 22:34: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学逆苍穹 正文 第114章 借刀杀人

这一小插曲却是没有影响牧雨泽等人的好心情,毕竟这种喽啰一样的人怎么值得让人浪费时间去关注。

“听说这镇上有一处名为南湖的湖泊十分的出名,时值初春,冰雪消融之际,想来别有一番韵味,我们要不要去逛逛看。”

显然牧雨泽再来这个地方之后做足了功课,这主要还是杨婷的功劳,看来牧雨泽最初的善举让得杨婷从内心中彻底的感激。

“好呀,好呀!”

余姚的心中似乎从来都是这些能够让人调动新鲜血液的东西,一听到有好玩的,当即手舞足蹈的挽着牧雨泽的胳膊就要行动。

“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经常散步有益健康。”

说是询问大家的意见呢,但是余姚答应之后,牧雨泽就直接朝着门口走去,嘴里面还不停的念叨着,似乎是为了安抚一下黄豹还有幻海凶蛟的情绪。

“小蛟,你说我们这样跟去是不是有些灯泡的嫌疑呢?”

看着牧雨泽两人亲昵之间似乎再也没有外人,黄豹略微迟疑了一下觉得谨慎起见还是问一下幻海凶蛟来的稳妥一些。

“我们不是一直都是灯泡么?”

幻海凶蛟显然领悟的更深,反问之后也不顾及黄豹的发愣直接尾随牧雨泽两人而去。

“这倒是呀···”

只落得黄豹的一声嘀咕,却是会客流中已经没有了人影。

春风轻抚人间,吹散了冬天的严寒,恰好阳光明媚,南湖之上人流如织。

散步的情侣似乎在诉说着离愁别绪,年迈的老人仿佛要抓住这所剩无几的光阴,多少年来沉淀出来的阅历打出来的太极真的是极具韵味。

看着远方走来一辆推着婴儿的小车,那呱呱坠地的婴孩仿佛也不需要太过着急,毕竟生命才刚刚开始,没有老年人那么对于时间的迫切,也没有青年情侣那样的煽情,嘴里面叼了一根槟榔悠哉悠哉的,当真好不惬意。

“谁家的小孩儿,真漂亮呢。”

余姚看到那白嫩白嫩的婴孩儿,忍不住驻足,手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个阿尔卑斯棒棒糖就放到了婴孩手中。

“咿呀,咿呀···”

那婴孩儿看到宛如谪仙一样的余姚竟然也是勾起了爱美之心,嘴里面不停地哼唧着,显然还没有完全学会说话,然而想要迫切的表达自己的开心,只好凭借本能乱叫,完了之后开心的手舞足蹈,露出来两颗还没有长得壮实的牙齿。

那孩子父母也是初为人父母,再者对于美女一般的人物,大多数人也都没有防备之心,自然乐得和余姚去交谈,原来那孩子是个姑娘,刚满十个月,在家里面憋屈了一个冬天,所以带出来散散心。

“别看了,人都走远了呢。”

余姚与孩子相互戏耍了一番,竟然有些不舍,看着那远去的手推车,呆呆的站在原地,被牧雨泽提醒了一下反而吓了一跳。

“我也想有个自己的小孩儿呢。”

目之所及,余姚竟不禁呢喃,坦露心声。

“我会好好锻炼身体的。”

将余姚的玉手紧握,牧雨泽站在身侧,说道。

“嘻嘻。”

显然刚才那一对年轻的夫妻还没有走远,听到此话不禁笑道。

“咦咦,羞死了,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娇嗔薄怒,余姚双手下意识的捂住已经宛若酡红的俏脸,不满的责怪道。

“没事,大家都是过来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况且生儿育女本来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

牧雨泽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就这样站在余姚身旁大说特说。

“羞死了,羞死了,你还说,不理你了。”

牧雨泽的话引得大家围而观之,顿时余姚感觉到脸皮实在火辣辣的不行,捂着脸冲了出去,只是谁也没有在意,余姚那绯红的脸庞之下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一处院落占地数百平方米,到处散发着芳香,门楼之上雕刻着游龙/戏凤的图案,两边的迎门狮子则是摆着一中十分暧昧的姿势遥相呼应,那眉目传情之际仿佛奚落了旁人。大理石柱子上则是铭刻着春女散花的图案,风情万种般惹人怜爱。

穿过幽深寂静的走廊,途径一处亭阁,里面放着一张青玉石桌,桌子上面的两边放有黑白棋子,棋子竟然也是用温玉制作而成的,仅仅是从旁边过了一下,也能扑捉到其中那沁人心脾的清凉,想来这种温玉肯定对于修炼有着极好的辅助作用,不然也不会将其放到如此重要的位置,坐在这个亭阁可以将整个池塘尽收眼底,池中各种鱼类竞相追逐,时不时的有着小鸟叽叽喳喳的停落到湖中假山之上,参与其中的乐趣。

穿过处处散发着芬芳的走廊,袁枭一路上眼睛都看直了,恨不能将这些美丽的东西都拥为己有,贪婪的占有欲望则是毫不遮掩的转化到了拳头上,看着袁枭那紧攥的拳头,就当能明白此时此刻他心中的那种迫切之感,那种火热的渴望,于是袁枭加快了脚步。

“站住,干什么的?”

‘留香阁’门外,两个生的颇为阴柔的男侍卫骚里骚气的对着袁枭喝问道,让人感觉到奇葩的是这两个侍卫手中拿的并不是什么兵器之类的,反而是每个人手中拿了一个鸡毛掸子。

“春蔓,夏荷两位大人好,在下是袁枭呀,我们经常见面的呀。”

被袁枭称作为春蔓、夏荷的两个侍卫本身的修为也才学趣初级的样子,而袁枭却是学君初级的存在呢,却是在这两个人面前没有丝毫的底气,于是唯声诺诺的解释道。

“真是讨厌呢,我们整天日理万机的,阅人无数的,哪有什么时间在意你的姓名,哦,原来是袁枭呀。”

一枚兰花指瞬间挑了起来,利用身体的便利,春蔓摆了一个十分曼妙的姿势,对着袁枭说道。

“对对,小的该死,不过我有好消息要告诉妖异邪君大人呢,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对于大人的突破绝对有着难以明说的好处。”

露出谄媚的笑容,袁枭佝偻着身子,朝着留香阁深处方向,表示对于妖异邪君的尊重,眼神炽热的说道。

“极品呐···”

夏荷听后竟然是不由自主的双眼起杏,哈喇子几乎都要流出来了,感叹道。

“有多极品?”

春蔓的表现也不比夏荷强到哪里去,八卦心起,眼神迷离,凑到了几乎距离到了袁枭的安全距离之内,问道。

“这种姿色已经超过了以往所有,不知道我这么说两位大人可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袁枭将脸一斜,故作神秘的说道,他的言外之意十分的明显,就是自己这次所带来的极品消息不是春蔓和夏荷这样的角色可以染指的。

“你!”

夏荷显然怒不可遏,一时气憋的脸颊通红,指着袁枭的脸庞却是无法发作。

“夏荷,适可而止呀。”

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春蔓显然没有被那些邪火影响了理智,赶紧用手将夏荷制止住了。

“两位大人息怒,不是小的故意卖关子,只是这一次的极品真的是不容有失,等到哪天再挑上几个合眼的妹子送给两位大人,也好表达在下的一片心意不是?”

袁枭到底是湖了,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所处的不利地位给扭转了过来,还不经意间讨好了春蔓和夏荷。

春风十里,绿草如茵,天空中的风筝则是争奇斗艳的紧。

“雨泽,你说风筝要是没有了拉线会不会更加的自由呢?这样总是被人拿捏在手中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呵。”

看着漫天飞舞的风筝,余姚凝视了一番,若有所思的问道牧雨泽。

“自由总是相对的,如果没有了拉线,风筝便也不能再高飞如斯了,虽然得到了绝对的自由却是失去了飞翔的能力,似乎得不偿失呀。”

一副风筝栽倒在地的画面瞬间构思在了牧雨泽的脑海中,于是随口说道。

“这么说来,岂不是总不能逃脱命运的牵绊了,那我辈修行之人岂非在做徒劳之功?”

余姚反驳道。

“怎么能这么悲观,倘若修炼到了极致,就像传说中的轩辕帝般的存在,以力破局四海九州任我驰骋,如入无人之境。因此说呢,所有的不怎么自由都是因为实力不够。”

一想到传说中的轩辕帝,牧雨泽就萌生出一种莫名的敬仰,一股升腾的暖流瞬间涌遍全身。

“瞧我真是傻呢,活在当下才是幸福呢,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自由,咯咯···”

似乎又想到了开心的事情,余姚却是适时地停止了刚才对于自由的讨论,拉着牧雨泽四处嬉戏。

推开门的刹那,那股浓郁的香,似乎已经有违初衷了,甚至让人有些产生厌恶之感,但是袁枭竟然忍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还是要明白的。留香阁中更是奢华无上,四周墙壁之上全部镶嵌着纯元石,一颗纯元石的造价相当于一百颗的阳元石,里面厚重的灵力弥漫着,尽管这并不是袁枭第一次进来,却是依旧被这种大手笔所震撼的无以复加。

半透明的屏风之上绘着春·宫,屏风后面可以模糊的看到一张足以同时容纳十人睡眠的大床,此时此刻似乎还可以从屏风中窥到那宛如蝉翼一般的幔帐里面有着春光外泄。

良久,起伏的动作和让人浮想联翩的声音终于落下了帷幕,袁枭那控制的有些艰难的身体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拿出来吧,如果不能让我满意,你知道后果。”

一道阴柔的声音从幔帐里面传了出来,十分的虚幻,仿佛存在又仿佛是幻觉一样,饶是以袁枭学君初级的实力都有些扛不住,这就是妖异邪君的实力。

“保证让大人满意。”

说完之后,袁枭手中一枚模拟石符悬浮在空,然后落下一道投影,芊芊细腰,肤若凝脂,曲线毕露,泼墨一般的秀发早已及腰,那双空灵的双眸即使一动不动也依旧让人心疼,绝代的容颜显现出来却不是余姚又是谁?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需要预约吗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电话
贵州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深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郑州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