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万古灵途 第二百七十二章 心中之念

2020-01-14 18:2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灵途 第二百七十二章 心中之念

又是一个相似的雨天,淅沥的雨音夹杂着一个男孩的声嘶力吼,还有那奔跑,跌倒,起身,再跑,这样重复不停的动作。

他的双眼显露了绝望,这是一种无力的绝望,让他的心也冰凉了。

黑色的巨m,张着大大的血口,而那口下的一人,是他最爱的妹妹...可这一次,他又是这样的无力!

男孩的嘴角咬出了血,心也滴着血,两眼泛红,他只能不断的怒吼。

他心中有一种希冀,或许那黑蟒会因此过来追他,这样的话,他的妹妹就不会害怕的蜷缩在那里,露出那一双无助,害怕的眼神。

昏暗的雨林间,有亮光从远处绽放。

那是一把通透如玉的剑,由远及近,光芒很刺眼,但却代表了希望!

“知错了吗”丛间走出一个老人,花白的须发间,拥有一张不老的容颜。

他到了很久,或许一直都在,不曾离开过,故而知晓发生了什么,可现在只能摇头轻叹。

“爷爷”

小男孩跑过去抱住那蜷缩颤抖的小女孩,不断安慰,可他的头却不敢抬起来看他的爷爷。

“爷爷,我要变强!”

然而最后,他依旧抬头了,双眼由原先的害怕转而成了坚定!

即便他知晓面前的爷爷会责怪他,会打他,因为他本就错了,需要受罚。

可这以后,他需要力量!

需要用这力量去守护所有在意他和他在意的人!

他不愿再看到妹妹那痛苦的眼神,不愿在看到任何一人在他眼前诀别!

“姐姐,你看到了吗?”一个水灵灵的小女孩眨着大眼睛,脸上流露出了几丝哀伤。

“心中念,这是他最不愿面对的事情,也是一个人最为脆弱的地方”

两人都有点同情,仿佛被眼前所见的情景感染了。

魂中梦,心中念,这是她们两人魂心之法的两式,一人魂,一人心,这是人之根本,也是她们要看清面前少年心性最为直接的方法。

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在魂与心中去隐藏自身,去遮掩自己,也无法这样做。

...

淅沥的雨声消失,男孩看了看自身,似乎长大了不少,只是他的周围看不到曾经熟悉的人。

因为附近的地方,他似乎并不认识。

“莫然?”一个酥柔的声音传来,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男孩不禁呆滞了几分。

这是一个无暇的女子,轻薄的红纱随风摇曳,身姿妖娆,再配上那一头黑色的青丝,如仙如妖。

“姬瑶?”很自然的脱口而出,连那少年都有点懵,两人似乎一早便相识了。

“呆子,看什么呢”少女嗔笑,似乎有点责怪面前之人这般痴傻,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我有这么美吗?”

四目相对的两人,少女的脸颊泛起了微红,嘴角翘起的时候,连她都不曾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美”

少年点了点头,两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带着泛红的两颊齐齐低下了头,没有再去看对方。

他们都在想着一些事情,少年的心里很乐,他决定了一些,故而先行抬起了头,想要述说。

然而他的眼前,不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脸上的笑容转变成了迷茫。

只是等他看清四周之景的时候,神情却变成了震惊!

郁郁的林木泛起了红色的波纹,连大地都流出了血,淌着嫣红嫣红的色泽,可这些血来的太过莫名,因为没有尸体…

“这是哪?”一个疑问从他的心头诞生,他很困惑,也很不解。

天上的日月颠倒了次序,白昼之天却升着一轮血色的月亮,少年举头望去,总感觉有一些熟悉,也有一点陌生,很是矛盾。

“有人!”

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少年一愣,随即快步走了过去。

“人族修吗?”一道血色的月刃划过,断去了数人的头颅,少女信步走在此间,犹如一个收割生灵的死神。

附近还有很多人,可他们的表情都出奇的一样,那是惊恐的表情,十分害怕,可他们却无法逃,本能的无法动弹。

因为他们面前的那个少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嗜血无情的恶魔,在她的眼中,不存在所谓的生灵。

凡是她不喜的东西,唯有毁灭,凡是她要的东西,只能得到,这是一代妖族圣女的霸道,身居皇者之姿的高傲!

几声凄厉的悲音随着那漫天的血雾而终结,女子走到几人面前,冰冷的双眸泛着凉意。

“姬瑶?”丛林间有一个少年探头出来,看到少女的时候,不自觉得喊了出来。

这一声让那少女举起的手停滞了下来,因为她认得这声音的主人,触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可惜,这没有改变注定的结局。

血色的刃划过,最后的几人同样在恐惧之中死去,连尸身都被消融成了血水。

“你,是谁…”少年喃喃,他终于明白一路的血究竟是如何出现的了。

这是人血,是死去之人所流的血,连尸身都已寻找不到。

他十分的迷惘,这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少女,有一种很陌生很陌生的感觉。

“你来了,是要告诉我答案,对吗?”

少女的眼神不再冰冷,显露出了柔情,她轻步走到了那一个呆住的少年前面,嫣然一笑。

这笑容很灿烂,温暖而真诚,但与周遭的景物相差太大...

“答案...”少年低语,他的确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决定,只是突然之间竟想不起来了。

他疯狂的摇头,努力回忆着他所忘的东西,他所要说的东西,只是这一切似乎都变了,他真的记不起来。

时间过去了好久,四周的血腥味变成了浓浓的恶臭,散发令人作呕的气息。

少女双眸从原先的柔情变得沉了几分,只是一句话而已,他依旧不愿对她说,难道曾经说过的一切,他都忘了吗?

这是她无法忍受的事情,因而她的双眸再次染成了血的颜色,随后消失在了这里。

那一日,天地悲凉,化成了凄雨,或者说是泪雨。

只是不知道此泪是谁的泪,也不知晓此泪的颜色是流出时便是红的,还是因血而染成了红...

“这是他的念,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两个小女孩震惊。

那般凄凉的场景,她们是第一次看到,那名姬瑶之人究竟是谁?一人屠杀万灵,只为了他的一句话,太过霸道和极端了!

青色的光耀起,莫然睁开双眸,可这双眸中有两滴泪流了下来,这是他心中最不愿见到的景,没想到今天竟然让他看到了。

“你们在窥视我的心念吗?”一道冷音漫出,让边上的小女孩齐齐轻颤。

这一颤很是莫名,连她们都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明明眼前的少年并不是很强,即便强,也无法一言让她们这般失态才对!

与此同时,葬印发光,这是契言达成的征兆,让两个小女孩更加的吃惊。

她们还没有真正看清一些东西,而这心中念法也还没有结束,可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少年是如何醒来的?难道是凭借自身打破了心中念法的壁垒吗,这种事情古来都没有几人可以做到,故而让她们第一次产生了害怕。

魂心双法,沟通人之根本,这一法只要是她们两人催动,便是无解的术,纵是盖世无敌之人,也同样有脆弱的心。

一个人越是无敌,那么他的道路便越复杂,除非一人斩断了心念与五情!

若不如此的话,将无法脱离魂心双法,必然要接受自身曾经的脆弱,而后方能离开。从来没有人能够让魂心双法施展到一半,便以自身脱离出来的。

可她们眼前这个少年第一次打破了常识。

“此法是何法?”莫然轻叹,他记得发生的一切。

那一个红纱的女子一直在她的心中,不知道何时便已进去了,他以前或许没有发现,可现在看来,却无法反驳。

只是那场景为何会演变这种情况?这并非他的过往,恍如未来的一角,十分奇怪。

可若是未来,他会忘记吗?想来不会,姬瑶会变成嗜血之人吗?他不相信,可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因此他想要问清一些东西。

“魂心双法,一魂衍界,乃魂中梦界,一心所念,为心中念景,你刚才所见的是埋藏在你心中最不愿看到的事情”

小女孩缓缓地说道,既然达成了契言,那么解契人的话便是绝对,好在面前之人心性应该不错。

“心中所念…是真,还是假?”

“有真有假,或是过去,或是未来,这是你的心,只是你才清楚,我们只知道一些你所念的画面,而究竟如何,我们也无法知晓”

莫然点头,面前两人的话应该没有错,若是执着于这一些,他也白经历一些事情。

姬瑶之事,或许等以后见到她的时候便会明朗,纵然会发生他不愿看到的事情,但他相信,他会阻止,而且他也相信,姬瑶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

只是还有一事,青山村,小琪,他出村的目的之一便是为了寻找两人的身世,为小琪讨回一个公道,为自己寻一份答案。

当年究竟是为何,两人的父母都不见了,是抛弃了他们,还是别有隐情?若是隐情的话,爷爷又为何不说…

还有,青山村为何是妖族的禁地,当初的他不明,可如今越是知晓一些东西,反而越觉得不可思议!

故而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好像越来越陌生了。

苏州圣爱医院怎么样
郑州国医堂医院在线咨询
安阳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六盘水癫痫病最好医院
阜阳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