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我能看见战斗力 一百六十六章:意愿

2020-01-14 11:47: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能看见战斗力 一百六十六章:意愿

城南,侯府

丁高朗几乎是以狂奔的速度冲回府邸,因为他知道栗邵元对弥候有多么重要,可以这样说,侯府若是少了弥候,不但会更上一层楼还会多出不少进项,但若是少了栗邵元,一定会变成一方破败的势力。

更可怕的是,他知道现在栗邵元手中还操持着一件最为重要的事,就是联合城西四小家与萧家对唐森施压,就连弥候这么跳脱的性子,都被留在府里背着栗邵元准备的说辞,若是在这关键时刻栗邵元没了,他不敢想象愤怒的弥候会怎么样对自己。

冲入内廷的丁高朗没有在书房找到弥候,他红着眼抓过一个小厮问道:“小侯爷在何处!?”

小厮自然是认识这位府内第一强者的,只是他受了弥候吩咐,支支吾吾起来。

本就心急如焚的丁高朗看着这名下人居然还敢隐瞒,一爪便将他的锁骨捏碎。

“啊~~~~~~~~”下人发出凄厉的惨叫,登时将整个府邸的人全部吸引了过来。

“小侯爷在何处!?”丁高朗杀气腾腾的问道。

小厮的锁骨被捏碎,剧烈的痛苦让他忘记了一切,他现在只想从丁高朗的手中逃离,他满面痛苦的说道:“在东厢房、小侯爷在东厢房。”

“哼。”丁高朗冷哼一声将小厮甩到一旁,越过众人非也似的奔向侯府东侧。

十几个呼吸间,丁高朗便来到了这个安静的屋前,正要敲门便听见里面“嗯~阿”的娇喘声,正是弥候在办事。

作为臣属现在应该规避,等弥候尽兴后再敲门,但事急从权,他可管不了这么多了。

“砰砰砰!”连续的敲门声骤然想起,激起了弥候暴虐的情绪。

“谁敢打扰老子!”厉声的喝问自厢房内响起,惊得丁高朗眼皮一跳,但他还是咬着牙高声道:“属下丁高朗,今日栗总管带府内武者捉拿龚正,不想落入唐罗圈套!”

屋内的弥候本想叱责,一听到唐罗的名字当即清醒了一半,他抱着妖艳女子的纤腰高声问道:“唐罗!?你们怎么会遇上他的。”

从小到大,因为有父亲的照应和哥哥的爱护,他从未吃过什么亏,但两次碰到唐罗都没好事!上一次是自己的伦江武斗场被毁,这次龚正竟然又和对方搅在一起,这让他心惊肉跳。

丁高朗这次回来,就是希望弥候向族里求援,因为见识过徐老赢威势的他明白,除非是凶境强者出手,不然无人可制:“这次带去的武者尽殁于敌手,就连栗总管也落入了唐罗手中。。。”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东厢房的门忽然打开,衣衫不整的弥候阴沉着脸走出来,脸上还沾染了丝丝血迹。

丁高朗从未见过弥候这般模样,登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慌忙给弥候见礼:“见过小侯爷。”

弥候眼中尽是冰冷,寒声道:“邵元怎么了?”

出去一十三名武者,死去一十二名可弥候却只关心栗邵元的存在,这让丁高朗心中有些悲凉,但还是回答道:“栗总管被掳了去,唐..唐罗说明日午时,让小侯爷带着龚正妻女去西郊一处废弃农庄交换。”

这个混蛋!为什么总和我作对,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弥候眼中满是冰冷,心底却是如猛兽咆哮,不可休止。

但他知道不论心底如何愤怒,栗邵元被掳走都是不争的事实,他现在只有想办法去把栗邵元救回来,但一想到唐罗敢逼迫弥申死战的强势,他没由来的怨恨起府中的这些武者,居然连总管都保护不好,这么多武者难道都是吃干饭的吗!居然都被杀了,难道对方是凶境不成。

“难堪大用!”弥候看着对方,冷冷道。

丁高朗听到弥候这样说,心下一片凉意,艰难的抱拳行礼,苦涩道:“属下无能......”

“废物!”弥候一甩衣袖,径直离去。

丁高朗的躬身礼一直行到对方离去才艰难的直起,胸中一股郁气使其几欲疯狂,身为蜕凡巅峰的武者,他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余光一撇,他看见了大开的厢门内,一个蜂腰**的女子仰面躺在床上,呈一大字,下身**。刚要收回目光,就发现从弥候开门至今,那名女子居然连一丝声响都没发出,就连姿势也不曾变化。

仔细一看,身材火辣的女子脸被打碎,一个血洞替代了原本五官的位置。

丁高朗心中更加苦涩,定定的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去。

……

城西

“老白,你想不想成为一个书法家?”徐老赢满脸希翼地问道。

正在书写字帖的米白放下笔,抬头温柔一笑,答道:“时候到了,自然就是了。”

看着对方一脸虔诚的模样,再想想唐罗说的话,也许以前他会同意米白的说法,但他现在想清楚了,若是等下去,便是等一辈子他都不会成为像黄庭那样的书法大师,这无疑是对书法最大的侮辱。

“我想帮你成为书法家。”徐老赢认真地朝米白说道。

米白先是一愣,转而洒脱笑道:“书画之道,本是个人造诣,又岂能帮衬?”

“这你别管,反正我有办法帮你!”徐老赢倔强的挥了挥手。

看着徐老赢一脸坚决,米白有些好奇,不由问道:“为何要帮我?”

因为你自己很难成为一个书法家阿!徐老赢很想这样回答对方,但看着米白挂在摊上的字帖,这番话他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欲言又止。

米白看着徐老赢一脸难色,宽慰道:“现在生活虽然清苦,但我已经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每一个从这买走字的人,我也能看出他们是真心喜欢我的字。这对我来说便已足够。”

“可....”徐老赢看着米白安贫乐道的模样,心中却是更加不甘。

这样好看的字,理应被世人看见,而不是埋没在城西的这处陋巷中。

米白朝徐老赢温和的一笑,说道:“徐兄,你看,这是我为你对联设计的几种写法,你看看哪一种你最喜欢。”

说着,他从身后的破车中取出了六七张卷纸,在桌上缓缓摊开,每一张纸上都是一种写法的对练,各不相同。

有的锋芒毕露、有的大气滂沱、有的充满霸气每一张都像是出自名家之手,可这般惊艳的书法,却是写在一张普通白纸上,放置于一辆破车中。

上海远大医院周光华
抚顺市口腔病防治院
湖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深圳如何有效治疗妇科病
锦州什么医院治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