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吾乃天命之子 第八百三十七章 雷霆掌控

2020-01-14 12:03: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吾乃天命之子 第八百三十七章 雷霆掌控

夏言风已经失了先机,接连的攻势莫过于虚张声势,吕啸天的周身有如环绕着无形的磁场,受着无形屏障的层层保护,金汤不破。而夏言风若不能破解吕啸天的无敌气场,那无论他怎样努力的发动攻击,都只是在做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的无用功罢了。

气势上虽不输,却只是自欺欺人的虚弱,就一头绵羊面对豺狼虎豹,故作凶恶,实则只是任由对方宰割。这样的表现,令郭星、陆宇森都捏起了冷汗,他们不用看也深刻的了解形势了,夏言风根本不是吕啸天的对方,根本踏足不了神魔的领域,炼狱的修罗气息,岂是凡人的绵薄之躯可以抵挡的?他们莫不想劝夏言风离开,可是,固执的夏言风,又怎会乖乖听命?他们越是劝,夏言风就越不信邪,夏言风一旦任性起来,谁也阻拦不住。而即便夏言风听劝,结局又能改变什么?恐怕,战场中的一切,都由不得他们来左右了,场中所有人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吕啸天一人之手。就凭夏言风一个人的战斗力,又如何能活命?

“原来是你小子啊……”吕啸天仔细端详了夏言风几遍后,恍然彻悟,“夏言风……你以外上天一直在眷顾着你吗?别太天真了,傻小子!”

“你果然还记得我……”夏言风故作冷傲,“就是你……就是你让我改变,让我杀死了懦弱的自己……吕啸天,你就是化成灰,只要与当时相同的气息残留,我就能认出你来!”

“哦?认出我,那又怎样?”吕啸天笑得漫不经心,一副高高在上,如神明俯瞰凡人之状,“看得出来,你不怕我,这只能证明你的心境得到了提升。就凭小孩子的一腔热血,是无法在乱世中苟活下来的。就凭现在的你,也敢挑战我的威严么?”

“你是魔神,凌驾众生,但太阳又怎会逃避月亮?”夏言风不卑不亢,泰然回应道,“你吕啸天固然强大,但只要是我夏言风的仇敌,我夏言风就绝不轻饶!”

“当我吕啸天的仇敌,你够格吗?”吕啸天蔑然,“你连某个女人都未必比得上啊。”

“霸气莫过纸老虎,恐惧则生,无畏则无。莫说你是魔,纵使你是上帝,我也要毁灭你。”夏言风的口气,充满了发自内心,无与伦比的憎怒,旁人仿佛听见了几乎咬碎牙齿的咯咯响,“拜你所赐,我的人生都和过去截然不同了……但说到底,你也只是个被人利用的马前卒,却还浑然知道,只知逞匹夫之勇。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其实……你也就到此为止了……”

“小子,想引人注目的话,你可找错人了。我信守承诺,不会杀你的,但你非要寻死的话,我也没办法了。”吕啸天伸着方天画戟,戟尖黑气萦绕,戾气四散,他恐吓着,试图让夏言风知难而退,毕竟他答应过,夏言风是万不能杀的,若想留住真爱,他断不可轻易杀戮在场的每一个人,尤其是夏言风,要不然,今日战场必将血流成河,无一活口。

“你放过我,或是杀了我,那是你的事!”夏言风的怨气,直冲天际,暴怒的吼声证明他复仇之欲是多么顽固,多么坚韧,眼中的怒火也是显而易见的,“只有你……只有你!绝对……绝对不能原谅!战争可以输,你吕啸天,必须死!我要杀了你!只要你杀了你,别的怎样都行!唯有你,不可饶恕!绝对不可饶恕……宰了你!宰了你!”

夏言风已是丧心病狂,憎恨与愤怒充斥着他的大脑,杀戮就是唯一,血色不再是眼眶的迷离。这时的他,或许已失去了冷静。在那之前,他也清楚,吕啸天虽然是“匹夫”,但力量上的差距却非人为可以弥补。仗着有后手,也不可如此挑衅,他可不确信吕啸天是否会手下留情。

“凡人的怨念,终究也只是凡人的怨念罢了。”吕啸天冷笑,“你恨我又能怎么样?蝼蚁怎么也变不成巨兽的,没有可能的事情,说了也是白说。”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夏言风切齿而进,手心雷鸣狂响,雷元素源源不绝的涌荡出来,继续浇筑起新的能量。突破了瓶颈,他还能再忌惮什么?

郭星抬起脸,瞠目骤惊。难以想象,夏言风居然真会一点感觉也没有,完全不受霸气的影响。连魔王都惧怕的杀气,夏言风视若无物,眼前的夏言风,还是“人类”吗?到现在,他也无法理解夏言风的想法,包括陆宇森,对于夏言风那超越“疯狂”的举动,也唯有乍舌。

雷霆的掌控,崭新的境界,不是最强却胜似最强的冲天豪气,怒发冲冠的绽放出强力的火花!绝对的怒气,却是杀敌的法器,郭星竟然有那么一瞬,还指望着夏言风能够唤起奇迹。

吕啸天助纣为虐,靠的是蛮横之力,如今董炎、李逢智莫不是看得呆滞,仿佛这一刻,场中唯有夏言风一人的独舞。雷电散而复聚,生生不息,如同大海的水浪,无论斩断多少次,都无法将水元素灭尽,而雷元素似乎也是同理一般,在夏言风的引导下,雷电就是空气的全部!

“臭小子,你还不服吗?那我就打到你服!”吕啸天断然横向抽戟,黑厉的罡风骤然往前,带出一道黑色残影,直往前斩去,以夏言风的力量,定然不能抗拒此招,但点到为止也足够了。只是这道看似轻描淡写,实则震天动地、撕裂空间的罡风,在拦腰斩向夏言风的那一刹,就被一道竖向劈来的闪电给从中间一截为二了,那罡风从夏言风的身体两侧划了过去,却未能伤到夏言风。而这一下,吕啸天也不由一惊,他也很难再小视眼前那看似弱小的对手了。

吕啸天那警告似的抵拒,未能让夏言风退却半步,夏言风见招拆招,竟然也是轻易就化解了吕啸天的牛刀小试之招。顶着霸气冲锋,忘却痛楚的夏言风,有如地狱的死神,无阻的前行,真的就像要来索命一般。吕啸天居然莫名的感到一阵压力,一丝恐慌随心而动,夏言风那杀人般的眼神,令他越发的不安起来。这小子,真有这般强横无畏的魄力么?连他的狂霸之气,都不能震慑住他?这怎么可能……难道他吕啸天,也有害怕凡夫俗子的时候?

“要是光靠霸气,就能天下无敌的话,楚霸王又怎会败于汉高祖之手?想要单纯的力量就把我完全压住,这样的想法,未免太幼稚了点吧?”夏言风一面冷嘲热讽,一面盛气凌人的朝吕啸天冲来。在他的手掌间,流转的漩涡冒腾出苍劲的雷霆,发出雷电的不光是他的双手,他的四肢,就连他的头发刘海出,也都能清晰的看出狂怒强劲的电流在作涌。那些雷电就像夏言风那不屈的战念,对方的霸气越足,反而就越发的高涨,丝毫不见退却。

强大的电流呼啸着,集中在右手的掌心,摩擦的空气正如灼热的沸腾,这一次,夏言风通过精密的雷电掌控,真正将雷元素施展的千变万化、得心应手,他不再如惯常的抽出“天命之剑”,而是玩起了新花样。他的手中,呈现的是一杆由雷电组合成的蓝白色长枪,他上下翻舞着这杆枪,有如瑞雪梨花,强袭之间更是杀气爆棚。

“这是‘雷霆之枪’……你的‘方天画戟’能有什么了不起?”夏言风压着怒火,冷笑着挺枪便刺,双方的距离只有纤毫之遥,吕啸天毫不犹豫的将方天画戟拦在了夏言风面前。

夏言风幻化出的“雷霆之枪”快闪如影,毕竟闪电的速度非比寻常,枪尖裹挟着电流,一瞬间就抵达了方天画戟正面挥动范围的死角。长兵器难以收缩,夏言风抓住这点先做文章,一旦逼近其身,对方在瞬息之间难以回转兵器反袭自己,这样,即使不能伤到对方,也能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虽说这招不免投机取巧了些,但同样的长兵器,只要能做到简单的对峙,顶过霸气的冲击,与其保持零距离的接触,那么就能为他下一步回旋做好铺垫。

计划倒是不错,就看实施起来能否顺利。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使占得先机,也不能弥补夏言风同吕啸天硬实力上的绝对差距。也许他总有一天会洗雪前耻,但如今却还早了一些。抢先的进攻并不能使吕啸天感到手足无措,也许弱者命该如此,穷尽气力的他们,在强者眼中终不过连跳梁小丑都算不上。夏言风尽其谋,却不能获其果,料定近距离是方天画戟的攻击死角,是长兵器固有的硬伤,吕啸天难以在短时内回转,而以闪电之势突进强攻。然而他却未能考虑,或者说,考虑了也没用就懒得考虑,放下包袱,无需挂记了。吕啸天已是“魔神”,是能凌驾大多数圣人之上,完全脱离凡间领域,不能用“科学”来诠释的凶悍霸王了,凡人的理论,对魔神又岂会适用?面对与自己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的敌人,耍小聪明又有何用?一个光靠霸气就能杀人的家伙,还会计较是先动手还是慢动手?

逼入了方天画戟的死角,雷霆之枪精准的从狭缝里穿了过去,电射出的雷芒,已经击中了吕啸天护心镜,奇迹般的未受任何霸气的干涉阻挠,鸣奏着光亮闪耀,火花飞溅!这一枪,刺得严严实实,而夏言风,也成了极少数能够无视气场威压,强行触碰到吕啸天前胸的人之一。

然而,碰到只是是“碰到”而已,有没有用,不在于夏言风的攻势有多猛。夏言风不会表现出多么惊慌,甚至连在意的神色也看不见,他有的只是愤怒,只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狂气。不过饶是他癫狂无畏,也不能避免真实力量的硬伤。

雷霆之枪只若昙花一现,对于恐惧熟视无睹的夏言风,还没反应过来,捏在他手里的整条光枪就像粉末一样碎掉了,这次,雷元素可是碎得尤为彻底,连碎玻璃、碎纸片的不是,直接就成了磨成粉的豆。雷电根本穿不透护心镜,夏言风一瞬间便感到手里空荡荡的,好不容易接近对方,攻势又再度被瓦解,而他的身体,在下一刻也由不得自己控制了……

滨南医院怎么样
山东省皮肤病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医院哪家好
湛江妇科治疗方法
太原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